澳洲應學習港區國安法——必須加強反外國勢力滲透

澳洲真的應該向中國大陸學習學習「港區國安法」,請看看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領事司最近發出消息指澳洲「有關執法機構任意搜查中國公民並扣押物品」,而有報導指澳洲有三個華人「僑團」「召開網絡會議——慶賀香港回歸23周年與支持港版『國安法』頒布實施」。

澳洲雖然已經於2018年通過反外國勢力滲透法,但跟北京通過實施「港區國安法」,無論是法律條文,或者社會影響、實施情況等等,可謂「蚊髀同牛髀」(或「蚊比同牛比」)。猶如拿蚊子的腿,去跟牛隻的腿來比較,不成比例,相差懸殊。

任意搜查扣押物品

請先看看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領事司7月13日發布提醒:「近期,澳洲國內種族歧視言行和暴力行為明顯增多,澳媒體持續煽動反華、仇華情緒,澳有關執法機構任意搜查中國公民並扣押物品,上述情況有可能對在澳中國公民人身和財產安全造成危害。外交部和中國駐澳使領館提醒中國公民密切關注當地安全風險,近期謹慎前往澳洲。如遇緊急情況,請及時聯系中國駐澳使領館尋求協助。」

有些事情,大家心中有數。譬如,到底澳洲是致力推行多元文化、對付種族歧視,還是種族歧視明顯增多?到底澳洲傳媒反對外國勢力干涉澳洲,還是煽動反華?這些事實情況,身在澳洲的澳洲國民最有發言權,「澳奸」當然除外。「澳奸」就是「亡澳之心不死」,一直企圖在澳洲搞紅色顏色革命,妄想推翻澳洲政府。

感謝北京外交部領事司指澳洲「有關執法機構任意搜查中國公民並扣押物品」,未知是否指最近澳洲執法機構搜查某一個華裔居民?從而引申提醒全體中國公民?這不可不謂「用心良苦」。

嚴懲憎恨政府行為

自從北京推出「港區國安法」,身居香港的人,以及身居外國的任何人,包括所謂「港獨份子」、「中國公民」、「外國人」等等,都無一倖免,都需面對「有關執法機構任意搜查並扣押物品」的情況。「港區國安法」就是賦予有關執法機構這樣的權力,澳洲這方面明顯遠遠落後於「港區國安法」。

然而,畢竟北京外交部領事司非常「用心良苦」,提醒澳洲可以學習「港區國安法」,應該學習北京「人大常委會」那樣,數天之內就通過新的「國安法」,並且迅速派駐「國安執法機構」和「執法人員」。

澳洲應該學習「港區國安法」第三十八條,仿效制訂:「不具有澳洲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在澳洲以外,針對澳洲實施本法規定的犯罪的,適用本法。」澳洲非常需要這樣一條適用於全球和全人類的「宇宙大法」。

還要學習「港區國安法」第二十九條,仿效制訂針對:「引發居民對澳洲政府的憎恨」,「對澳洲制定和執行法律、政策進行嚴重阻撓」,「對澳洲採取其他敵對行動」等等行為,一律嚴加懲處,最高判處終身監禁。以此杜絕那些挑撥煽動反對澳洲民主自由價值觀的外國勢力聲音!

澳洲中國和平統一

日前有報導指澳洲三個華人「僑團」「召開網絡會議——慶賀香港回歸23周年與支持港版『國安法』頒布實施」,相信這些華人「僑團」也定必支持澳洲推行類似的「港區國安法」,不會出現「雙重標準」。

澳洲存在不少「澳洲中國和平統一」招牌的社團,現在不妨站出來呼籲「澳洲中國和平統一」,要求澳洲看齊中國大陸的做法,「統一」使用「國安法」,推出「澳洲版國安法」,對付所有包括澳洲境內及境外全世界,那些企圖煽動在澳洲搞紅色顏色革命的「澳奸」及外國敵對勢力。

建議這些促進「澳洲中國和平統一」的華人「僑團」,除了應該呼籲澳洲推行「澳洲版國安法」懲處「亂澳份子」之外,還應該帶頭放棄澳洲國籍,丟掉澳洲護照,重申申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領取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做一個名符其實、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拙作去年已經提出中共「建政七十年愛國運動倡議」,呼籲身處澳洲及英美西方國家的「愛國僑領」、「愛國人士」帶個頭,以實際行動付諸實踐幾項行動宣示真正「熱愛祖國」。

愛國必須實際行動

中國人宣示熱愛祖國的行動其實並不難,由「僑領」帶個頭是最實際的,這些「愛國行動」包括:

第一,帶個頭放棄澳洲、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護照,公開放棄之前宣誓過的效忠澳洲或英美,讓這些西方國家失去面子!

第二,帶個頭重新申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實際行動公開宣示「愛國」!

第三,帶個頭把子女送到中國大陸讀書,去了就不要返回西方國家了。

第四,帶個頭全家返回中國大陸定居,身體力行協助建設祖國,同樣不要返回西方國家了。

第五,認識西方國家亡我之心不死,終止與西方國家的文化、教育、經濟、科技等各方面的來往,讓這些西方國家大倒退變得「貧窮落後」。

第六,跟友好國家北韓、俄羅斯加強來往,做生意與留學都改往北韓與俄羅斯這兩個友好國家,5G等高科技及投資也轉移往北韓、俄羅斯等兄弟國家。

中國大國崛起,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駐外使領館絕對有能力,協助世界各地「愛國僑領」、「愛國人士」,實現這類人士的「愛國夢」!

(歡迎讀者意見回饋,作者電郵:DrLinBin@hotmail.com)

新南威爾斯大學政治學博士

林 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