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之兵 勝而不驕 敗而不怨

香港區議會選舉,建制派仿似雪崩式的兵敗如山倒,反建制的泛民與本土派大勝囊括八成議席。(網絡圖片)

「王者之兵,勝而不驕,敗而不怨」這句中華傳統成語,極具教育意義。香港區議會選舉,建制派仿似雪崩式的兵敗如山倒,反建制的泛民與本土派大勝囊括八成議席,反建制陣營中人立即提醒大家,不要因為一次大勝而鬆懈,大家還要盯著未來的立法會選舉,準備好迎接更大的挑戰。

「王者之兵,勝而不驕,敗而不怨」這句成語,不僅可以用於香港區議會選舉,也可以用於澳洲政壇上的選舉。但其實最主要是用來教導學生,教導做人的道理,教導下一代如何做人。

學生獲獎感謝校長

在下兩名學生早前參加一年一度的一項公開中文書法比賽,兩人榮獲四項大獎,這個200%的獲獎比例格外引人注目。還有另一學生,從州議員手中獲頒一年一度的聖佐治社區服務獎青年成就獎。

話說其中一名得獎學生彭君彥,得獎之後接受電台採訪,才知道原來她之前從來沒有學過中文書法,比賽之前一個多兩個月才拿起毛筆跟我學習中文書法,令這默默地教她的我大感詫異!這次公開比賽中,她不僅在毛筆書法比賽中獲獎,也在硬筆書法比賽中獲獎,她多次感謝校長教導她學習中文書法。在接受電台訪問時,她說每個星期跟校長學習中文書法,每次練習書寫一個多兩個小時,感謝校長親自一對一指導!

事實上,這位女學生早在今年年初,一對一跟著我學習中文朗誦,已經在全澳中文朗誦比賽中榮獲兩項冠軍,同樣只是學了一個多兩個月時間。當然,像這樣一對一跟著我學習而拿到優秀成績的學生,不只一個,還有其他不少學生同樣出類拔萃,每年都戰績輝煌。

由於兩個月前汽車被撞報廢,沒有車子了,感謝多位學生家長經常開車接載。乘坐這位女學生父親的汽車前往出席頒獎禮時,悠然想起為什麼教導學生「王者之兵,勝而不驕,敗而不怨」的故事。

取得更加輝煌成績

故事發生於多年前,當在學校訓練學生朗誦的時候,請一朗誦高手幫忙指導學生時,怎知這位朗誦高手突然大發脾氣,讓我面對一個青黃不接的教學艱難時期。幾經思索,因此在學校提出「王者之兵,勝而不驕,敗而不怨」,既勉勵學生學習,也勉勵自己面對挑戰。

我們師生就這樣每次在學校集會時,互相勉勵大聲朗讀「王者之兵,勝而不驕,敗而不怨」。經過幾個月的訓練,我校學生不僅取得更加輝煌的成績,一口氣連奪十多個大獎。由我親自訓練的學生,甚至打敗了那朗誦高手培訓的「長勝」孩子!

那高手朋友事後曾經不相信地反問我:「你的學生獲獎,怎麼會是你的功勞呢?」原因是他沒有親眼看過我訓練學生,不相信學生是我教出來的。即使跟我學習的其中一個學生,在拿了冠軍之後跟她父母說是另一家學校的老師教她的,其家長也相信孩子的說話。但讓那學生拿作品展示出來,我就知道學生出自誰的教導,心中有數。

即使自己也好,本來也沒去思考自己親自教導的學生取得傑出成績,當感謝其他老師教導哪些學生拿了第幾名時,「心水清」的老師說:「那些冠軍學生是校長你親自教出來的啊!」過了幾年之後,才想起自己早在中學時期已經接受培訓參與朗誦表演,小學時期已經每星期拿起毛筆學習中文書法!

推廣博愛改善私心

打敗了高手培訓的「長勝」孩子之後,還衍生出另一故事,就是打敗對手的學生自此變得驕傲自滿,甚至目中無人。我校安排學生出外教學旅行,途中剛巧隨隊的老師突然接到電話有事離隊,剩下我開車難於兼顧帶隊,不得不請比較有能力、曾經獲獎的高材生協助,怎知兩名高材生都只顧自個兒玩,聽音樂和睡覺!

從這件事看到教育上的疏忽,除了在比賽中爭取好成績之外,更重要的是品德教育上的培育。縱使能夠訓練出學生奪標,但善良比聰明更重要,如果學生缺乏優秀的品德,沒有愛心,不懂關心愛護別人,很難對社會、對人類作出貢獻。

人類社會之每每出現勾心鬥角、互相傾扎、背後搞小動作、辦公室政治等等,希望把對手打倒,沒想過互相扶持,這些都可謂源自私心,唯有推行品德教育,推廣博愛、大愛去改善。

有見及此,多年來在學校逐步推廣品德教育、愛心教育,教導學生幫忙師長收拾整理東西、檢查教室,乘坐汽車時學懂讓座等等。

學懂禮貌幫助別人

最近還請家長跟學生一起玩一個教育遊戲,寓教育於娛樂,輪流扮演司機與乘客的不同角色。扮演司機角色者,挑選一名學生,互相問好,司機提出「請過來幫忙!」學生回答:「請問需要幫忙什麼嗎?」「請坐我旁邊幫我看地圖!」學生和家長玩這個遊戲,興致勃勃,學有所成。學生學懂禮貌問好,勇於幫助別人。

這三年有一位非華裔學生,每年都在公開比賽中榮獲冠軍,但她也在另一比賽中由於其他因素影響而輸掉,但她學懂了——榮獲冠軍,有很多因素影響;沒有獲獎,也有很多因素影響。重要的是,這位學生能夠明白自己學到東西才是最重要的,懂得感謝師長的教導,獲勝的時候不會變得驕傲自滿、目中無人;失敗的時候,不會放棄,懂得再接再厲。

教育上如此,政壇也如此,王者之兵,勝而不驕,敗而不怨!

(歡迎讀者意見回饋,作者電郵:DrLinBin@hotmail.com)

新南威爾斯大學政治學博士

林 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