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目錄

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瘋傳全球的澳洲救護員照片——靜觀人生與社會世態

身居美國的一位大學同學,日前在同學網群轉發了澳洲救護員的一個故事。內有照片,一名救護人員站在一張擔架床旁邊,面向大海。這張照片其實只是一般,景色不特別美麗,人物也普普通通。但昆州救護車服務網站發佈照片後,獲七萬多人點讚,二萬多人轉發,傳媒報導,瘋傳全球。

照片說明這一刻令人落淚,但躺在擔架床上的老人卻欣喜若狂。中文網媒在轉發這個故事時,還添加了一張照片,是一老人躺在擔架床上,看著金黃色的夕陽,降落在大海的遠方,一隻船徐徐駛過太陽的倒影,海上微微的波浪與天上的雲朵互相輝映。

最後一次海邊看海

傳媒訪問了昆州救護車服務的負責人,事發於Hervey Bay,兩名救護車服務人員Graeme Cooper及Danielle Kellan接獲任務,把一名老婦從家中接載前往醫院的臨終服務部。救護員明白這是老婦離家的最後一趟行程,永遠不會再回來了。老婦說與丈夫住在這個地方生活很久,非常愛惜這個地方和海邊。救護員問她想不想再去海邊看一次大海?老婦聽到就雀躍萬分。

於是,救護車服務人員立即掉頭,把車開往海邊,推著擔架床讓老婦臨終之前再一次看看這片大海,看看這個她與丈夫一起度過多少個歲月的地方。救護員站在擔架床旁邊陪伴著老婦,另一救護員看到這一刻,禁不住悠然拿出手機拍下了這一幕。

救護員還手持一個塑料袋,走到海邊撿拾了一些砂石,用塑料袋撈了一袋海水,拿到老婦面前,讓她最後一次親手摸摸這片陪伴她夫婦倆大半生的海洋與大地。老婦心滿意足,微笑地閉上了眼睛。

救護車服務負責人說,這並非救護車服務之一,既不是接受的訓練,也不是治療的手段。但有時,只不過加上一點同情心,做出一些改變而已。雖然這是最近中文網媒轉發的故事,但這事其實發生在2017年11月,至今為人樂道。

大學老師珍存合照

讀過一篇短文,人生就像乘坐一趟列車,有人上車,有人下車。坐在同一個車廂的人,未必一定陪伴你到終點。我自小隨祖父母生活成長,當祖父去世的時候,大概由於年幼,不懂什麼,對辦喪事的一些迷信做法,感到相當厭惡,還要對著幹。長大後來到澳洲,與祖母分開很多年之後,有一天清晨起床上廁所,悠然感覺到久別的祖母站在身旁看著我。兩個小時之後,接到父親來電,說祖母已經在兩個小時之前去世。

大學畢業時,學系一副主任給我評定,雖然畢業論文通過,但由於我在同學中「製造思想混亂」,所以扣起我的畢業證書及學位證書。很多年之後,從澳洲返回母校參加同學聚會,想再看看這老師,讓他知道我已經獲得博士學位,卻原來這老師已經走了。

有趣的是,畢業時請很好的一位老師在我的畢業紀念冊留言,這位老師大概知道我觸犯了政治問題,當時不敢留一隻字。倒是後來我在大學任教時,這位老師與另一位副主任,專程到我任教的大學探訪我,與我拍攝合照留念。

再經過很多年之後,我又一次返回母校聚舊,想不到這兩位老師竟然拿出與我的合照,甚至珍惜保存著我用任教大學信箋寄給他們的信。雖然畢業時沒有老師敢幫我寫一句勉勵的說話,卻沒想過這些老師珍存保留著與我來往的這些合照與通訊。

與老師前輩寫專欄

第三位老師更在一次同學聚會中,公開說我是他最好的學生!我當時心感不妙,立即說身邊還有很多好學生,因為確實有人喜歡去爭奪這些「光環」,這是社會常態。不過,這位老師與新聞界另一老前輩,當時只找我這個學生與他們兩人輪流執筆撰寫報上的一專欄,實在感謝老師與前輩的賞識!其他多位老師也一直與我保持聯絡。

談到師生關係,悠然想起跟隨我多年的一女學生,是我親手培養的很多領袖生之一。有一次教學旅行到海邊看日出,這女學生在跨上山坡的時候一手拉著我的衣袖。又有一次當我們幾個師生家長與其父親一起聊天的時候,這女學生竟然一頭躺到我肩膀上。這女學生其實病了,還病得不輕,家長卻沒有發現。

我嘗試跟其家長溝通,但家長並不相信女兒病重。直到有一天,接獲這父親的電話,說女兒走了。很記得那一天陽光普照,卻忽然下了一場傾盆大雨。人生就這麼脆弱和簡單,正如徐志摩的詩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天堂之門地獄之門

經常開車接送師生,當然也開車接送內子。有一天,內子發脾氣,說她想走路。因此第二天,我唯有站在門口等她,看看她到底是前往走路的方向,還是前往坐車的方向。結果一個多星期,她還是開口要我開車送她。

有一次對她說,難得有人每天專車接送吧?她反過來說,難得有人讓你每天開車接送吧?我說,妳怎麼老是像十來歲的小女孩那樣?她說,你諷刺我幼稚嗎?但我心裏想,世上還會有誰把妳看成十來歲的小女孩呢?!

從人到社會,可以一言興邦,也可以一言喪邦。從一些社群,到一些職場,從一些學校,到一些政壇,都會有人想當「領袖」,也都會有人自以為是「領袖」。小範圍的就是辦公室政治,大範圍的就是社會上、國家中的權力鬥爭。因此,不時想起一禪師的故事。故事中,一將軍向一位禪師請教,問到底是否有天堂與地獄?禪師直指將軍是一「屠夫」,將軍勃然大怒,拔出寶劍要把禪師殺掉。禪師說:「地獄之門,由此打開。」將軍知道自己魯莽,立即向禪師道歉。禪師說:「天堂之門,由此敞開。」天堂與地獄,就在這一霎那的頓悟。

秦始皇消滅六國統一天下,自以為成就了千古大業,但傳到秦二世,江山就灰飛煙滅。倒是名不見經傳的兩名澳洲救護員,舉手之勞實現了老婦最後一次看海的希望,名傳千里!成為佳話!

(歡迎讀者意見回饋,作者電郵:[email protected]

新南威爾斯大學政治學博士

林 松

分享 / Share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