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中必反的現像與疑問


中國人民站起來——這不僅是全體中國老百姓的中國夢,也是香港中華兒女的祖國夢,中國人都希望成為自己國家的主人。

「逢中必反」這種現像,近年似乎越演越烈,當中牽涉到不少的真真假假,很值得深入探討,問一問為什麼會出現「逢中必反」?「逢中必反」的目的何在?

《壯哉!中華民族的脊梁》拙作發表後,收到不少讀者讚賞支持,認同朱耀明牧師等九君子是中華民族的脊梁。當然,出現不同意見也在所難免,因為有些人不了解真相,甚至受到有關政治宣傳的長期誤導,不清楚原來香港的中華兒女早在六十年代有「反英抗暴鬥爭」(暴動),七十年代有「保衛釣魚台」及「認識祖國、關心社會」等愛國運動,八十年代有「高山大會」、「八八直選」等向英國人爭取普選的民主運動。香港的中華兒女,光榮的歷史傳統就是堅持為爭取民主敢於站出來!

顏色革命已被否定

朱耀明牧師等九君子是中華民族的脊梁,而梁振英出身「英國殖民地皇家香港警隊」這個家庭背景卻一直為人忽略,這也是為什麼拙作要提出探討的原因,否則不容易解釋為什麼梁振英擔任特首期間,失去董建華和曾蔭權擔任特首時期的相對「和諧」,竟然重演類似1967年的軍警武力鎮壓。

中國人民站起來——這不僅是全體中國老百姓的中國夢,也是香港中華兒女的祖國夢,中國人都希望成為自己國家的主人。這也是為什麼香港基本法明文規定香港的中華兒女「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為什麼明文規定香港特首最終由「普選產生」,為什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說中國人民「成為國家的主人」、「一切權力屬於人民」。


「一切權力屬於人民」,這是當年革命黨人推翻大清帝國,建立中華民國的理想目標,也是李大釗、毛澤東創建中國共產黨的「初心」。清末民初的中國,面對列強對中國虎視眈眈,毛澤東宣傳爭取中國人民站起來,去搞顏色革命、暴力革命。毛澤東搞紅色革命,是顏色革命最成功的例子。但暴力革命是對是錯,近年已經被否定。假如當年不是毛澤東搞顏色革命、暴力革命,中國大陸也許說不定就像台灣現在那樣,可以通過和平選舉去更換國民黨或民進黨執政。

潛台詞歧視中國人

現代的香港,輿論同樣指出面對外國勢力滲透搗蛋,卻為什麼不能讓香港的中華兒女站起來呢?避免暴力革命的最好及最有效的手段,正是實現香港基本法的「普選」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這才有利於社會的和諧穩定。且看台灣的蔡英文政府,在去年年底的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中大敗,就證明了普選勝於紅色革命、暴力革命!閣下不喜歡蔡英文,可以通過選票去拉她下台,無需再重演過去國共內戰那樣動刀動槍、生靈塗炭!

近年一談到民主選舉,就總會有人拿出印度等落後國家的情況來說事,為什麼不拿澳洲、美國的成功例子來說呢?澳洲曾有個別華裔政客,甚至胡扯澳洲「沒有普選」,對澳洲三層政制的普選以及普選選出執政黨這些事實,視而不見。

為什麼澳洲、美國的普選,沒有出現所謂「一選就亂」、「國家就會四分五裂」?為什麼澳洲、美國沒有像蘇聯、東歐那樣「四分五裂」呢?反對中華民族實現民主選舉的奇談怪論,「潛台詞」其實就是歧視中國人,看不起中國人,認為中國人的質素「不行」,認為中國人的質素比不上西方人,認為中國人比印度人還不如!這些奇談怪論的潛台詞,其實是「華人與狗不得普選」!不希望看到中國人民站起來,徹頭徹尾的「逢中必反」!

華人在澳熱烈參選

梁振英擔任香港特首期間,不僅使用了英國人出動防暴警察鎮壓示威的手段,還使用了文革人鬥人的手法去撕裂社會。梁振英被諷刺為「港獨之父」,因為他動用各式各樣的手段,把根本不可能的幾個黃毛丫頭打成「港獨」,不禁令人問一問他到底想做什麼?政治野心?他不想香港的中國人成為主人,逢中必反?但他卻想自己「成為國家的主人」?為什麼香港報刊上出現廣告「支持梁振英北上擔任國家主席」?

澳洲人中的華裔國民,近年越來越熱烈積極參加澳洲三層政制選舉,再三證明中華兒女,並不比西方人質素低。即使剛剛起步還有瑕疵,可以見到越來越多華裔候選人參選,華人社團以至來自中國大陸的一些人員都空前投入支持華裔候選人參選。

華人在澳洲參選,包括參加不同的政黨,彼此作出良性競爭,正如墨爾本的廖禪娥和楊千慧分別代表不同的兩大政黨出戰,確實可以作為事例,向中國的香港特區和其他地方推廣,促進中國的和平統一,反對搞任何形式的暴力革命、紅色革命。中國再經不起另一次紅色革命!中國需要一個和平穩定的發展環境!不能逢中必反,應該讓中國人民站起來成為國家的主人!

(歡迎讀者意見回饋,作者電郵:DrLinBin@hotmail.com)

新南威爾斯大學政治學博士

林  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