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學生是怎樣煉成的?——分享培養學生領袖經驗

新州教育部通知所有語言學校,過去大半年因為疫情影響而停課或改為網上授課的語言課程,可在這個學期回到教室,全面恢復面授教學。澳洲推廣多元文化,鼓勵學生學習第二語言,不遺餘力。澳洲從1901年至1973年實行白澳政策,以獨尊英語去排斥其他民族,但到七十年代推行多元文化政策至今,尊重及幫助弘揚各種民族語言,令澳洲文化多姿多彩。

根據2016年的人口統計資料,澳洲雖然高達72.7%人口在家中使用英語,但澳洲人說的語言竟然超過二百種不同語言,包括五十多種土著原居民語言。除了排行第一的英語,接著就是華語普通話、阿拉伯語、粵語(廣東話)、越南話。

無財無勢只靠實力

在澳洲教授和學習第二語言,除了語言本身之外,其實還在承傳不同的民族文化。早前《你好中文》全澳吟誦朗讀大會上榮獲金牌的一名大學四年級學生,以及獲得金牌的一名小學生,均為在下親授門生,因此感觸良深,想起培訓學生的一點一滴一步一腳印。

榮獲金牌的大學四年級學生,令我想起的是培訓學生領袖的經驗與教訓。而榮獲金牌的小學生,則讓我感受不同民族文化的思想衝擊。十多年前辭任兩家學校校長一職,當時其實沒有想過自行辦學。感恩一群學生與家長,明白有心教好下一代的重要性,竟然不離不棄,提出自行辦學。

財雄勢大的話,可以一擲千金。學生人數眾多的話,可以標榜規模。但在下無財無勢,學生有限,只能憑實力去教導出精英學生,從公開比賽中取得成績示人。創校九年,即使學生人數不多,卻能夠從平均每四名學生就奪得一項冠亞季軍,到去年參加16項比賽奪得13項冠亞季軍大獎。今年因為疫情影響,原來的公開比賽停辦,改為參加另一項公開賽,我校3名學生參加個人比賽及1隊學生參加團體賽,奪得兩金兩銀,百發百中。

幫忙師長帶動同學

今年在公開比賽榮獲金牌的大學四年級女生,跟了我很多年,就是近年重新檢討培訓領袖生計劃下培養的優秀金牌學生。在過去安排教學旅行時,不僅懂得上前幫忙師長,還積極學習帶動其他同學在旅行途中唱遊學習,獲聖佐治社區服務獎,以及教育部長獎。今年還成為我的助教,協助教學。

回顧過去培訓領袖生,其實開始時大家都在摸索,不是一開始就懂。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多年前一次教學旅行中,隨隊的一名老師因為急事要中途離隊,我開口請兩名領袖生上前在旅行車中幫忙,但兩名領袖生卻不懂幫忙,只顧坐到車子後排聽音樂和睡覺,把教學旅行當成悠閒遊玩。事後進行檢討,更被兩名學生譏諷「bullshit」(說廢話)。

從那個時候開始,不得不重新審視,培訓的應該是什麼樣的領袖生?當時一名領袖生說,應該讓學生輪流擔任領袖生,而不是固定某兩名學生擔任領袖生去服務幫忙。問這學生認為哪位同學比較好,然後提議讓那位同學取代其位置,卻立即遭反對,甚至故意三番四次對「好朋友」進行「督背脊」(在背後搞小動作)!這樣連好朋友也「出賣」,又是否領袖生好榜樣呢?

當我請另一學生出來擔任領袖生時,也遭原來的領袖生反對。在某些學生眼中,領袖生這個角色,原來是一個必須爭奪據為己有的寶座,視為一種虛榮炫耀。個別學生為爭奪這種虛榮,還很懂得用各種方式去「巴結」奉承討好老師和校長。

善良比聰明更重要

與老師和家長討論有關培養領袖生一事,發覺應該從一些比較文靜、懂得愛心、不追求虛榮的學生中去培訓領袖生。領袖生應該做到德、智、體、群、美,品德優秀是第一的,善良比聰明更重要,愛心高於一切。

今年在公開比賽榮獲金牌的另一學生,其實去年已經在公開比賽中獲得第二名。去年教導她上場比賽應該怎樣怎樣,但她上場卻沒有完全按照我的教導去做,其後評判就問為什麼沒有做那些動作,這學生及其家長才恍然大悟原來我的教導就是評判的要求!但這學生打了一個折扣,仍然拿了第二名。

這學生今年參加公開比賽,由於她除了跟隨我學習之外,還在本身公立學校上課,那邊的老師為她安排了一個比較容易的選材去參賽,未知是否因為考慮她沒有華裔背景?相反,我卻挑選了一個難度較高,但卻比較有特色的選材。

經過數月的訓練,通過初賽及複賽,進入總決賽。其父母說,希望女兒把兩間學校不同師長挑選的選材都拿出來。但是問題出現了,我聽了另一邊的選材,幾乎完全聽不懂是什麼。再讓其他老師去看看,老師同樣不懂。我建議家長去找那邊負責的老師,但老師卻放假去了其他地方。

家長問一對一教學

跟另一家長談及此事,同樣說不懂這學生的另一選材,但提醒如果再三跟這家長討論選材,弄不好很可能鬧翻,要做好最壞打算。幾經考慮,到底是希望培養一個優秀學生?還是僅僅只是為了多收一個學生?我作了最壞打算,跟對方家長商討,對方也真的有點「戰鬥民族」的「風采」,彼此「刀來劍往」。我忍不住對其家長直白:對不起,我只訓練「winner」(成功者),不會訓練「loser」(失敗者)!

我沒有出席觀看這學生的比賽,要說的都已經說了,要教的都已經教了。學生是否聽從我的教導去做,就任由學生自己去決定。比賽之後,這學生的家長興高采烈地發來喜訊,說女兒拿了金牌!但由於曾經「刀來劍往」,這學生的家長見到我,表情是有點尷尬的。

然而,這學生家長其後忽然發來短訊問我,除了正常的中文班上課之外,能不能夠為其女兒安排一對一面授教學?!

對於培訓學生成為優秀的人才,事實上真的需要師長、學生、家長這三方面的互相合作,缺一不可。家長是孩子出生後的「第一個老師」,但自以為是的家長也往往可能成為孩子成長的「絆腳石」。這就是為什麼需要學校的師長,學校的師長是學生在學校的「家長、親人」,能夠從另一專業的角度去看到學生的問題,同樣也想教好下一代!學生如果能夠明白和合作,就可以事半功倍!

(歡迎讀者意見回饋,作者電郵:DrLinBin@hotmail.com)

新南威爾斯大學政治學博士

林 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