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正被推向「一國一制」

澳洲不少來自香港的移民,雖然身在澳洲,但仍然感受到很多事情與自己息息相關,尤其面對最近推出的香港版國安法。澳洲新聞集團日前再三報導,澳洲受某強國嚴重滲透,從澳洲政壇以至商業都深受影響。早前,澳洲、英國、加拿大三國外交部長一起於5月23日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關注香港版國安法。三國外長其後再與美國國務卿一起,於5月28日發表第二份聯合聲明。

澳洲一群各行各業來自香港背景的澳洲公民、永久居民以及持有澳洲入境簽證人士,匯合成澳洲香港各界聯盟,就香港版國安法一事,向澳洲總理、外交部長及國會議員,提出八大項關注,促請澳洲政府作出相關實際行動。此事瞬即獲得關心香港民主的其他支持者聲援。

一國兩制發展之路

香港1997年從英國政府手上移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而並不是交還給當年簽署條約割讓香港但已經不存在的大清國政府,也不是交給繼承大清國政府而且至今存在的中華民國政府,雖然中華民國政府仍然擁有有關香港的大清國與英國簽署的《南京條約》、《北京條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三份條約。

當北京與英國1984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列明「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這就是所謂「一國兩制」的出現,而且北京當局認為這是一種創新,經常引以為榮去宣傳。

「一國兩制」為什麼是「新鮮事物」?澳洲是「一國一制」,美國是「一國一制」,大清國也是「一國一制」,繼承大清國的中華民國也是「一國一制」。但毛澤東等人從1921年至1949年期間,不滿「一國一制」,竟然接受外國勢力「共產國際」和蘇聯的幫助,煽動和組織紅色顏色革命和暴力革命,搞分裂和顛覆推翻中國政府,造成中國至今分裂成海峽兩岸,並且造成事實上海峽兩岸的「一國兩制」。

五十年不變永不變

為什麼澳洲人、美國人、英國人都接受本身國家的「一國一制」?不提出「一國兩制」?為什麼這些國民不會向自己國家政府要求實行「一國兩制」?為什麼唯獨中英雙方在八十年代提出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呢?

這就是因為香港人普遍對北京當局產生疑慮,不接受中國大陸實行的「那一套」。八十年代的香港政界和商界,就向北京反映這種憂慮。因此,中共領導人鄧小平1984年10月會見港澳國慶觀禮團時表示:「我們在協議中說五十年不變,就是五十年不變。我們這一代不會變,下一代也不會變。到了五十年以後,大陸發展起來了,那時還會小裏小氣地處理這些問題嗎?所以不要擔心變,變不了。」

當年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還問香港人怕什麼?趙紫陽本身就成了一個活生生的典型事例,連他這位中央總書記最後都「自身難保」!趙紫陽1989年因為同情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而被鄧小平下令軟禁,失去自由。

可是,鄧小平1990年1月會見香港富商李嘉誠,談到香港「一國兩制」時,仍然說:「不會變、不可能變、不是說短期不變,是長期不變……就是說五十年不變,五十年後更沒有變的道理……」

倒退變成一國一制

事實上,1989年北京愛國民主運動被暴力鎮壓之前,香港數百萬人走上街頭支持北京學生,顯示香港人十分愛國。當年有香港人真的有一個夢,夢想香港1997年成為中國一份子後,自己就成為中國人,成為自己國家的主人,可以真真正正「站起來」!

然而到了現在,香港人不僅不能夠成為國家的主人,不僅不能「站起來」,反而被視為「曱甴(蟑螂)」,反而被警察當成「曱甴」來暴打。香港區議會開會討論警察暴力問題,民政處職員竟然可以不把會議事項記錄在案。香港立法會開會,從去年六月反修例到現在,立法會大樓職員竟然可以阻止部份立法會議員在議事廳內履行議員職責!更「離譜」的是,竟然出現「DQ」這回事,去剝奪不同政見的當選議員的資格。設立「DQ主任」,去「DQ」剝奪不同政見的候選人參選資格。

香港近年這些「倒退」,已經從「一國兩制」,被推向變成跟中國大陸一樣的「一國一制」。北京推出香港版國安法,更猶如直接接管香港。因此,澳洲香港各行各業人士站出來,促請澳洲政府關注事態發展。澳洲香港各界聯盟從五十人簽名聯署函件開始,兩天之內已經獲得五百人簽名聯署。

提出八大關注事項

澳洲香港各界聯盟致函澳洲政府,提出八大關注事項。

第一,關注北京推出所謂香港版國安法,違反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破壞香港的人權、自由以及「一國兩制」。北京外交部發言人陸慷2017年6月30日在記者會上說:「《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明顯看到香港已經實質上走向「一國一制」。

第二,建議澳洲國會成立一個專責委員會,與有關部門一起,重新檢討和評估(一)澳洲與香港之間(二)澳洲與中國大陸之間簽署的官方文件,是否仍然有效?如果中方違反承諾,將會嚴重影響澳洲及澳洲國民。

第三,北京當局要在香港設立國安機構,不僅影響香港市民,也影響身在香港的澳洲國民,或到香港旅行的澳洲國民。建議澳洲政府制訂應變計劃,做好預防措施。

第四,建議澳洲政府,增加給予香港的移民配額。

第五,建議澳洲政府,增加給予香港的留學生配額。

第六,關注2019年6月以來,數以千計的香港人,包括12歲小孩,因為參與香港民主運動,當中包括和平的遊行集會,遭似是而非的理由,作出政治檢控。被香港警察扣留的人士,面對暴力及非人道的對待。建議澳洲政府對這些被打壓人士,予以人道主義考慮,給予澳洲居留權。對於在澳洲參及支援香港民主運動的人士,同樣請澳洲政府保障這些人的安全及自由。

第七,建議澳洲設立類似美國的人權問責法,對侵犯人權者及獨裁政權的代理人,進行針對性的制裁。

第八,建議澳洲政府,與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聯手,對限制人權、言論自由、通訊自由、新聞自由、集會自由、遊行自由的政權、機構、官員,採取進一步反制的具體行動。

(歡迎讀者意見回饋,作者電郵:DrLinBin@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