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請妳做事

最近看到一則俄羅斯電視新聞,關係一個石油生產地大火。俄羅斯當局救火的方法是要軍隊用大砲打向火場,用來救熄大火。很驚異救火不用水而用大砲。

令筆者想起香港現今的情況,過去一年,香港政​​府一直用柔軟方法,去抗暴。一直冇辦法去製服黑暴。直至一哥鄧炳強上場。正確開始解決黑暴,警察士氣而隨之上楊。

隨後郭榮鏗主持立法會選舉內會主席,拉布十多個會議,其間除了二三位建制派議員出聲外,選舉內會主席給郭榮鏗一拖就是半年多。直至中,港聯辨發言,建制派議員才開始出手做事。三兩下,主席選出了。國歌法通過了。

之後中國出手,要在香港定立國安法。反對派用盡方法去反對,更甚至有小漢姦要求美軍登陸香港。但社會上的反應出奇的正面,不少個人,團體登報支持。連兩大印鈔外資銀行也岀聲明支持。

大砲連發三晌,很多大小攪事者開始轉馱。

六月以前,示威遊行,示威者大曬,警察這方稍為一岀動就後退。只因以前的盧一哥等住收爐去美國長嘆。每一次看電視新聞,見那些警察的委屈,實在心痛。但自警察一哥鄧炳強上場之後,香港警察脫胎煥然一新,士氣高楊。對示威採取主動,更動用便衣混入暴徒中抓人。令最近示威的暴力減少很多。

跟住立法會過去半年,坐著收政府錢看郭榮鏗做戲。那些立法會議員,正如政府官員一樣,做也三十六,不做也三十六。坐喺度就有錢收。直至中,港聯辨發言。那些立法會議員突然夢醒。個個突然間就開始做嘢。

在這報環境之下,終於中國出手設立國安法。這是世界多國都有的保護國家的一個法律。但中國出手的時候。英美立即就出口。尤其是美國。因為在疫情困局,等候了很久這個機會。最緊要就是有好似黃之鋒的香港人。居然要求美軍登陸香港。那真是求之不得,筆者看過有兩格的一幅漫畫,一格美國人要美國軍隊退出他的街道,另一格是香港人要求美軍登陸香港。

稍為有少少常識的人,除了瘋人才會求這美國瘋人解救,看看特朗普政府怎樣應對疫情,他不是想辦法去減少疫情,只是想辦法把疫情的責任推卸。有一幅漫畫,說特朗普寫字樓內,有一個輪盤,上面分開五格,五格內寫上,1中國隱瞞疫情,2世衛組織,3美國民主黨,4美國媒體,5前總統奧巴馬。特朗普在記招前次轉動輪盤,箭咀停在那一格,假設停在世衛組織格上,那天的記者招待會上就甩鍋世衛組織。

若那五格不夠說服力,則另做五格更具體的。 1中國隱瞞疫情,2世衛組織隱瞞疫情,3媒體造謠,4州政府做事不力,5美國GDC做事不力。總之將個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這樣的總統,只會卸膊。而我們反政府的香港人,居然要他派軍隊來,他當然是求之不得啦,因為一路以來,美國用盡方法去壓制中國。首先最簡單的就係話1用關稅啦,2用金融啦,3用科技啦,4用中國漢姦啦,5最新的當然用中國隱瞞疫情,除咗以上的手段之外。美國聯合五個英國英語國家 加拿大,澳洲,英國,紐西蘭 加起五國聯合對付中國。

除了上述,美國還利用中國週邊國家,去圍堵中國,最得力的當然是台灣啦,之後就日本,韓國,南部的就有越南同印度。總之將中國包圍。但中國還有一個香港做突圍點。所以一直用暗的,在香港支持所有能夠反對政府的人,對象包括立法會議員,教育界人士,傳媒,政府公務員,學生,對可以用的人出錢出力。

而香港自身,到現在為止,不管是香港政府或者是示威人士,都強調法治,示威人士怎樣法治是有目共睹,但是,當我們看香港政府,法治管理上面,根本就未盡己力,居然有好多勇武示威者打人放火後被捉,被判無罪。令筆者無法理解,但有個尼泊爾人過馬路被罰,政府居然可以搵兩個大狀,用兩年時間去控告呢個女士,最終落敗浪費公帑,但是對於示威犯法嘅人就從輕判罪。

現在中國要立國安法,美國立即就話要製裁,其中一樣就是不給幫香港的官員簽證。這真是求之不得,就如我們以前的警務處長,為咗退休後去美國,在當時暴動的環境,居然可以不讓警察做事,就是因為等住要去美國。如果當美國是用呢個制裁香港的官員。令香港的官員死了去美國那條心。那是上上籤。在美國示威中,不知道美國人是否看見香港的暴徒示威的時候,高舉五隻手指,所以美國的示威人士亦有樣學樣,示威時舉手。而美國的總統依著五隻手指做事。所以上述舉動差不多同五都有聯繫。

香港政府同美國政府有好多相似的地方,第一兩個政府死都唔肯認錯,第二是兩地政首以下的人,全部都唔知在做什麼。美國就有副總統與國務卿,香港就有政務司與律政司。兩政要的手下如出一徹。站在兩旁做佈景板。美國與我無關故無話說。但香港是我出生與長大的地方,希望香港政府,能利用今次中國立國安法時機。重新站起來為香港做一番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