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關懷」 悟出「生」的意義(下)

網絡圖片

大C 在十多年前被確診為癌,做過內臟切除手術。身體內少了一個重要的消化器官,可以想像給他生活帶來的諸多不便。談到當初被確診、手術,進而放療、化療等對許多當事人來說焦慮和痛苦的經歷,他並沒有著墨太多,反而對如何做好病人與醫生之間的有效溝通頗有微詞。因為語言和文化的隔閡,有關治療的細節,病理的過程,藥物的作用等等他不得而知,唯一能行使的「職權」就是躺在床上,對醫生的指示洗耳恭聽,提出質疑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我想這也是大多數非英文背景的患者共同的經歷。如何改進?用何種方式和手段改進?是一個艱巨的課題。走出醫院,在現代醫學無法處理的範疇之外,病人該如何面對眼前的生活?大C深有感觸地說:「我很幸運走進了『更生會』它就像我另一個家,給我精神上的鼓勵,給我療傷,不是身體上的而是心靈深處的痛楚。

大丫應該算是當天在場的人中最年長的一位,七十多歲出頭的人,患病十多年,依然神采奕奕,健談並快樂著。「我總是把生活中不愉快的東西盡快扔掉,人不要總生活在過去,特別是給你帶來痛苦、傷心和煩惱的舊日時光,你得學會拿得起,放得下」。他舉起胳膊,又放下來,衝我笑著說:「你得學會活在當下,並且要開心地活著。」他正是覺得因為持有這種心態,病魔才開始遠離他。

D 女士是基督徒,患病已過兩年,畫著淡淡的妝,衣著得體,看上去幹練而整潔。「在這個世上,人人最終都將走向死亡,無一可以逃脫。作為癌症患者,我們似乎可以預知死亡之門正在慢慢開啟,健康人則覺得離之尚遠,且多抱持著抗拒態度。其實人生有太多我們無法左右的東西,誰都不知道明天將發生什麼。我想如果人人都持有患者對生命的緊迫感,他的價值觀和人生觀必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病患改變了我的一切,使我懂得了如何更加珍惜今日,而且我也準備好去面對將來未知的一切,我不懼怕!」我驚嘆D 女士對「死亡」這個對大多數人禁忌的話題的豁達,她的力量無疑來自於她的宗教,但我想無論對宗教或非宗教人士,患病者或者健康人,都能像她一樣,跨越生命的表層去探索「生」與「死」的涵義,對「死亡」的恐懼就會逐漸降低。與她的一席談,讓我想起美國著名的心理治療師,也是最早開始對「死後旅程」做跨越文化研究的先驅人士Sukie Miller 的一句話:「死亡也許只是跨越一個門檻,不是重重地關上一扇門,之後還有許多種的可能性,宇宙也比我們想像中要來得大….」如果一個人成熟到了不畏懼死亡,人生中的所有障礙也就不難跨越了。對基督徒的D女士來說,她有永生的盼望,對所有非宗教背景的人來說,如果能真正打開自己的視野,認定「宇宙比我們想像中要大得多」,給自己一個對「生」過渡到「死」一個想像的空間,無疑會給自己的人生旅途上點亮一盞明燈。

如果我們無法獲知生存的最終意義,何不去相信世上存在種種神秘?而且我堅信,靈魂自由蛻變和昇華的能力正是顯示神力的最好證明。神力無邊,生死自有其意。

走出「更生會」,正是CITY 最繁忙的午休時間,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裡 ,我感到自己的無限的渺小。抬頭望天,幾朵浮雲飄在空中,週遭的樹木都在歡跳著,我似乎從空氣裡也聞到了太陽的味道—- 今天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