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輝晚「程」 勇敢面對


網絡圖片

Kent咳得很厲害,經家庭醫生診斷後轉介到悉尼Wahroonga Adventist Private Hospital,在一連串的檢查後被確診患上肺癌 – 非小型細胞肺癌第四期,已擴散至骨。這就如晴天霹靂,霎時間整個家庭被死亡的陰影籠罩了。

Kent一向生活健康,有適當的運動,飲食定時,不好煙酒,為何會無聲無色地患上肺癌,百思不得其解,醫生只能解釋為基因突變。 我們開始在互聯網、圖書館等各種渠道,找尋有關這類肺癌的資料,盡量吸收這方面的知識,盼能與醫生好好溝通,找出治療的方案。當時正值12月聖誕假期,很多醫生都去了度假,在未開始西藥治療前,我們曾考慮過是否可以試試中藥的治療,不過一直以來對中醫沒有多大的認識和信心,故此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開始治療時Kent是服食標靶藥,但10個月後發現沒有了藥效,於是醫生轉介往Royal Prince Alfred 醫院,獲肺癌專科醫生Michael Boyer接手醫治,希望能找尋到一些適合Kent的臨床實驗新藥。失望的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新藥,醫生提議用回傳統的化療,經詳細和醫生探討,獲知化療只能延長約六個月的時間,但副作用非常之大,病人身體、生活的質素會變得愈來愈差,於是我們決定不採用化療,而只用放療來紓緩咳嗽,放療並不能控制癌細胞的擴展,2016年4月Kent 的情況愈見惡劣,手腫、腹腫,並因吃止痛藥而便秘,癌細 胞已擴散至肝、腎和脊椎骨,於是再回到Adventist Hospital,住進該院的紓緩治理部門,住了六個星期,我每天奔波於家和醫院,做些可口的食物帶給Kent,為便於泊車,院方給了我一個免費泊車的卡片。這時候只有靠止痛藥有效地止痛,才能有安靜可言。紓緩治療會用多種方法及藥物,為病人減輕身體上的痛苦。

Kent是個脾氣溫和,意志力頗堅強的人,在最後的三個星期,身體愈來愈衰弱,卻從沒抱怨,這段時間他還可以行動自如。當家人、朋友、學生、教友來探望,他會帶大家去看看醫院內的一個有金魚、有美麗珊瑚的水池。或是在一個小小平台散散步。我天天陪伴著他,無論是做電療或打止痛藥都在旁邊照顧著。在醫院安靜的環境裡我們談了很多,把要安排的、要囑咐的事情都一一辦妥。事情順利交託對病人很重要,因為可以減低壓力和焦慮。在病房內我們常備著筆墨和紙,當Kent身體狀況較好時會寫寫書法,紓發他的情緒和心境。以下是他寫下的一首詩

生在人間有散場   死歸天國又何妨
天上人間差相似   志在消遙一夢鄉

兩年後Kent安詳離世。我們是天主教徒,死亡不是生命的句號,我們終有一天可以在天國相見。

2018年5月5日11時『麥子權先生師生書法展覽』開幕。經過兩年的籌備,我和兒女、學生將為他完成這個心願。

口述:Joyce Mak 記錄:Ann 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