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疲累轉化為積極 與太太風雨同路

圖片來源:網路

太太在過去十多年都有做隔年政府免費乳房檢查,向安無事。但在2014 年6 月覆診後卻被確診為乳癌。

從太太被確診為癌症的時候開始,至要即時做手術, 心中一片茫然。話雖如此,仍要神智自若,面對實情。我們雖有三個兒子,但大的兩個在海外工作及居住, 最小的也搬了出外居住, 唯有自己保持鎮定。依賴醫生的指示而行,不能比病者更慌張。由於有宗教信仰的關係,將前面要面對的難題都仰望在主的手中。

經家庭醫生轉介到另一個乳癌專科医生,在2014 年7 月3 日做了乳房切除手術, 留院三天期間,都陪在她左右, 期間因傷口出血太多,需輸血兩包才可出院 。

回家後,因傷口仍滲血,故在腋下掛有排血袋(drain bag) ,但貼在傷口的紗布因血水滿溢,弄至衣服牀單都濕透, 唯有叫十字車,醫護人員在我面前替她換紗布,不用送院。如是者,每當紗布滿溢時,我便學習替她更換,每天起碼三四次,包括在半夜三更的時候, 也要起來。差不多四個星期後,滲血停止, 排血袋(drain bag) 才被拔除。複診時,醫生告知全部清除時(all clear), 心情才鬆一口氣。

在化療前,被告知可能出現的副作用,如便秘/ 肚瀉、口腔潰爛等,我們都為此作好一切的預備,如便秘葯/ 肚瀉葯、梳打粉( baking soda)、啫喱及粗飲管。又因化療期間白血球數量可能下跌至很低的數目,以致身體很疲累,故此托我妹妹及小姨從香港每月空運一箱營養補充劑過來,給太太補充精力。每天三次水果,我都要按時預備,以減低以上不良的狀况出現,使身體不適。 蒙主保守,除掉頭髮外, 其它的症狀都沒有發生,免去我的掛慮。

及至五週放療的療程, 每天陪她到放射中心接受放療,及至放療後期的時候,因皮膚開始被灼傷及潰爛,每天早晚替她塗上防炎葯膏及貼上紗布,保持濕潤,最後也無驚無險,康復過來。

在整個療程裡,也曾身心疲累,但一想到她是默默陪伴自己走過幾十年人生路的摯愛, 便將那疲累的心情轉化為積極,以歡欣心情去面對前面的每一天。回想年輕的時候,兩夫婦都要為生活拼搏, 每每都忽畧了對方的感受,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現在正是時機盡一己所能去補償過往的疏忽,活在當下, 每天以感恩的心境去珍惜及活出平安喜樂的每一天。

自從参加了更生會的關顧組,每週與其它的會友互相交流及鼓勵, 心情也輕鬆很多, 原來自己並不孤單。

文:Peter Chow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image-55.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