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的心 難以形容

網絡圖片

記得兩年前當我被診斷患上肺癌時,小女兒才三歲。當時的徵狀只有少少咳嗽、感到疲倦。事情發生在我34歲生日幾天後的一個早晨,醒來後覺得左肩/手臂疼痛,但因為疼痛迅速消失也就沒想到太多。隨後我的脖子左側也痛,而且我覺得左鎖骨正上方有個異樣的小疙瘩。我曾在互聯網上看過,一個腫脹的左鎖骨淋巴結(被稱為魏爾嘯淋巴結)可能是一個不祥的徵兆。家庭醫生向我保證,淋巴結腫大往往是小感染的結果,而我過去幾週有些咳嗽,所以腫脹可能是胸腔感染引起的。儘管如此,他們還是建議我做超聲波掃描,進一步檢查腫塊。當放射科技師看到我的腫塊後,立即尋求放射科醫生給我做了淋巴結穿刺活檢。兩天後,爸爸(他也是醫生)告訴我患了原發性肺癌,而且已經擴展到我的心包和胸部內外的淋巴結。這是我一生中聽過最可怕的消息,世界在瞬間變得支離破碎。我立即做了一個手術,從心臟周圍抽出超過1公升液體。

進一步的測試證明,我患上了一種ROS1基因重新排列引起的非常罕見的肺癌。這種遺傳只發生在1-2%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中,且往往發生在年輕的非吸煙人士。診斷時​​,發現一種新型靶向治療藥物Crizotinib(Xalkori),對治療這類突變是一種有效的抗腫瘤藥物,且相比其他類型化療,其副作用相對較少。但這種藥並不在提供給ROS1患者的藥物福利計劃 (PBS) 中,所以我不得不支付藥物的全價 – 每月$7,400。所幸有來自家人、朋友和善心人士、以及「澳洲罕見癌症機構」的籌款計劃慷慨捐贈,才得以在沒有太大的壓力下使用該藥。開始使用Crizotinib幾個月後,腫瘤就縮小,這真是個好消息。

但不久我的肝酶開始上升到危險水平,不得不立即停藥。不用藥就意味著縮小的腫瘤重新生長,我又開始咳嗽。我嘗試開始服用較低劑量的藥物,卻沒有任何成效。無奈之下不得不完全停止服用該藥。腫瘤越長越大,癌細胞進一步擴散,我又陷入了困境。         

尚幸來自美國的一位ROS1肺癌朋友在一個網絡論壇告訴我,有一種新藥(PF-06463922,Lorlatinib)正在對患者進行第1階段人體試驗。因此澳洲針對我這種極其罕見的基因重排啟動了一次臨床試驗,儘管該試驗在澳洲處於不同的階段,而我則極其幸運地被找到並參加了這次試驗,於是我每3週飛到墨爾本一次。我的癌症自此之後一直穩定,而藥物帶來的副作用降到最小。經過往返悉尼 – 墨爾本16個月時間,兩個月前我被告知已經可以在悉尼RPA醫院做這樣的治療。對此,我非常感恩。

慶幸現今醫學的進步,癌症的治療有多種不同的方法,如改變免疫系統和靶向藥物組合或配合性治療,而且會針對個人的情況來決定治療方案,這種治療方法亦相對減少很多副作用。所以不要害怕去尋找多一些專業意見。因為癌症的治療每一天都有新的進展,而你的主治醫生亦會明白和支持這種做法。

六個月前,我開始學習瑜伽,通過練習瑜伽和冥想,知道怎樣學正確地呼吸,還學會了用我的呼吸來處理生活中不可避免的挑戰。同時我的飲食習慣改變為少肉多菜、多新鮮水果、沒有再食加工過的食物。並嘗試去做一些適合自己的運動。

我決定要以愛和感恩來生活。感恩自己擁有這麼多,上帝給了一個愛我的丈夫,一個可愛的女兒,一個美好的家庭,一個有價值的職業生涯 – 司法公正律師。

講者:Lillian 撮錄:Ann  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