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體會關顧者的悉心照顧和重擔

網絡圖片

我患上前列腺癌,它的徵兆是驗血PSA指數偏高,這指數已偏高了五年,但我一直沒有跟進。2014年7月做檢查才發現患上中期癌症。剛獲知此消息時,不禁呆住了。當時想起羅文其中的歌詞:「人生幾許失意,何必偏偏選中我?」當時醫生建議切除患處,於是九月便做了手術。

當時我已由上海返回悉尼退休,手術後癌細胞並沒有擴散,可謂不幸中之大幸,心想切除後應可根治。

太太獲悉我患病後,頓時不知所措,她不斷向他人詢問及閱書等,當時對她的打擊相當大。幸而有一同事的太太,三天內介紹我加入更生會。我從會友那裡,認識其他癌症及其影響,亦從會中獲得不少資訊。

關顧者其實不僅太太一人,更生會介紹相同癌症的病患者給我,其中一位Bobby,親自致電分享他的抗癌經歷,手術前後的護理心得等,他的關懷使我銘感於心,我倆基本素未謀面,他卻慷慨大方讓我分享他的經歷,最少讓我治病信心大增,減少顧慮,使我們同病互相扶持。

太太擔任關顧者的角色,加入更生會的關顧者組後,漸漸消除了對癌症的誤解,不再誤以為吃肉太多會引致患癌。其實很多人生活、飲食及作息正常,也會患此病。她獲悉真相後才稍放鬆我對食物的禁忌,她的內心開始平伏下來,在我眼中,稍作安心。

在患病兩個月內,我體重驟降,當時我心情欠佳,偶然會發脾氣,她卻很體諒我默默地忍受,飲食方面,她盡量烹調抗癌有益的餐飲給我。

至親陪我進院做手術,做了五小時許才完成,當我甦醒推出手術室時,已是凌晨十二時,但她堅拒回家休息,直至見到我平安推回病房才如釋重負。我在院中留宿了三晚,她就衣不解帶隨侍在側。

回家後,因臥室在二樓,我唯有睡在樓下的吹氣牀上,她卻不肯獨自上臥室睡,堅持睡在我旁邊的摺牀上,期間無微不至的照顧我服藥、飲食,使我深受感動。

手術後直至康復,我沒有感到任何痛楚,手術期間我已被麻醉,我覺得手術的醫生較我辛苦多了。手術後服抗生素和止痛藥,已減輕了我肉身上的痛楚,手術成功使我無後顧之憂,稍感不便是要背著尿袋十天過活。

但太太作為關顧者後,容顏逐漸憔悴,突然蒼老了許多,臉上笑容也減少了,關顧者憂慮至親的痛苦,不是如病人服止痛藥等就可迎刃而解,只有病人康復後,她才感寬心,她愈愛病人就愈關心他,就愈擔心焦慮,痛苦也不易解除於一旦。

0三年,太太曾患重病急須施手術,當時我們正在上海公幹,我們對當地的醫療設施欠信心,於是安排香港醫生到上海陪她回港治療,當時我任關顧者的角色,其中艱苦真不足為外人道,我深深體會到關顧者的焦慮痛苦,實非藥物可治的。

我患重病後若任由我選擇,我寧願做病患者,病人病入膏肓時,大不了離世,但關顧者一旦喪失至親,卻撕心裂肺,手足無措的面對一系列難題。

最後我衷心感謝我的關顧者 – 太太、其他關顧者及更生會,我對他們致以崇高的敬意,他們的心血永遠銘記在病者的心中,永遠不會白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