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極地生活 希望永遠在人間

2013年9月我發現患了肺癌,於是立刻做手術,切除了一半肺部。留院三周後,醫生謂已無癌細胞留存體內。但為了小心起見,我於是約見化療醫生。照片後,醫生謂做化療會較妥當,到我差不多做化療完結時,他建議我加做電療。2014年我全部做妥化、電療。之後,我每三個月覆診一次,稍後改為每半年覆診一次。

2015年3月,我感到身體不適,於是見家庭醫生,驗血報告指出肝指數不妥,照片後,見肝內有腫瘤。原來是復發,癌細胞已轉移到肝。當時我很悶悶不樂,致電更生會職員,閒聊了一小時,稍將內心鬱結,抒發出來,頓覺心情略為平伏。

兩三天後,自己心想人生總有起有跌,自己沒有什麼放不下,於是積極繼續生活。

復發後,接著做了化療,做了五個療程,腫瘤縮小了。醫生謂病情已到了末期,一般病人在這情況下,生存率少於十二個月,但我不經不覺已過了九個月,也沒有感到有任何不適,十二個月在我來說是很有信心度過的。

我有四名兒女,他們已就業,且事業有成。我作為父親,已完成自己的責任,我了無牽掛。

我每周有五天外出,清晨六時許起牀,之後乘舟車到市中心或沙灘散步,稍後就買菜回家,準備晚飯。妻子下班後就可立刻用膳。

我在更生會認識很多朋友,大家相約一起品茗、麻將耍樂、晚膳,每逢有活動,我必定參加。我在更生會內的人緣不差,很多人跟我也合得來,我每周五都到總會參加歡樂組。會內的義工對我很好,例如Ann每知道我做化、電療,翌日必致電問候我,使我心存感激。

有生必有死,何時死亡對我來說不是問題,把心中鬱悶束之高閣,如平常一般過退休人士吃喝玩樂的悠閒生活。病情若受控制,希望多活數年,若不能如願,就順其自然。盡量過簡單樸素的生活。部份病者放不下年輕時高薪厚職、有權有勢的生活,若終日緬懷過去,徒添欷歔嘆息。

文:蔡小文   記錄:關麗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