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同行齊抖擻 – 有伴如此復何求

圖片來源:網路

在2014 年尾,我發覺大便出血,排便次數頻密,糞便形狀改變,這不尋常情況心知不妙,懷疑自己可能患上腸癌。但心裏希望並不是事實,只是痔瘡問題。即時看醫生並安排做腸內窺鏡驗查。結果證實我患了中後期的大腸癌,腫瘤有3.5 cm。

由於我早有心理準備,當確知我患上大腸癌時,內心並沒有驚慌,也沒有問為何是我,只是讓醫生親自證實我真的患上癌症。由於我個人接受能力高,能面對現實接受這壞消息。但心裏不想接受治療,因怕辛苦、怕療程所帶來的後遺症。

隨後醫生建議我進行4 階段的療程:

1.同時進行25 次放療(電療)及口服化療,將腫瘤縮細。

2.以外科手術將已縮細的腫瘤,連部份直腸一併切除。然後將餘下直腸末端在腹壁拉出,縫在腹面,造一個「造口」代替肛門的功能。因此需在「造口」的位置貼上造口袋,作收集排泄物。

3.為確保安全,手術後要進行為期4 個月的口服化療,以清除其餘看不見的癌細胞。

4.進行接駁手術,將直腸末端接駁回肛門。恢復肛門功能,可以正常的排便。但此手術醫生不能肯定成功,因受放療和化療的影響,會損害或毀壞了肛門的功能,就要一世以口袋代替肛門了。

以上的療程建議,最令我懼怕、擔心及憂慮的,若一旦接駁手術失敗,或失去肛門的功能,我就要一世帶口袋,如此不方便,更影響我正常的生活,對我而言是沒有意義的人生。決定不接受任何的治療,因我明白死亡是每個人必走之路。何必要受如此大的擔驚受怕之煎熬呢?

但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丈夫,不斷的鼓勵與安慰,默默地陪伴我到處見醫生,是希望我不要放棄。再加上醫生很正面的一句話:「我有信心,妳有得醫,定會痊癒,可過正常生活。」。此刻我很受感動,雖然知道大腸癌是不容易痊癒,但感受到他們都如此積極,很溫暖我心,我為何要氣餒呢?終於接受醫生為我安排的一連串療程,踏入那漫長的治療之旅。

由於在切除腫瘤時一併將30cm 的直腸切去,從那時開始我要用「口袋」代替肛門,每天都在學習護理「造口」、清理及更換「造口袋」。若護理不好「造口」會發炎,若「口袋」貼得不恰當,會影響排洩物漏出。因此每次都要小心地安裝「口袋」,使自己安心舒服。而醫院只供應一個月所需用的口袋,就是一天一個。不夠便要自行購買作補充,費用是百多元30 個,又不可散買。所以真是一換一驚心。現在比開始時輕鬆很多,每次只花10 分鐘就完成,可安心外出。不怕有尷尬的情況出現。

目前我已進入第三階段為期四個月的口服化療。在十二月中我會進行接駁手術。但想到我會否恢復肛門的功能時,心裏有害怕與擔心。每當有此情緒出現時,我會勉勵自己:

將我的癌病交給醫生 — 相信醫生會用最合適的治療方法,及盡了最大的能力醫我。將我的生命交給上帝 ─ 深信上帝會時刻的看顧我,是我所信靠的天父,祂的恩典足夠我用。

將我的心情保持正面 ─ 要以正面、樂觀的思想鼓勵自己,不讓自己陷入負面的情緒中。因現今的醫學和治癌藥物都不斷改善,癌症不再是絕症了。

同時為了家人和親友,更要積極地面對,回答他們對我的關懷與愛護。

另一方面,透過更生會所舉辦的活動,不論在醫學知識、護理知識及支持小組的討論分享,不單增加我對癌病的認識,並堅定我對抗癌的意志更加正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