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難民躲避迫害逃離祖國 輾轉澳洲多地渴望獲得永居

【本報侯巴特訊】尼克(Arad Nik)是居住在侯巴特的伊朗难民。他最後一次見到10歲的兒子阿爾塔是 10年前。阿爾塔和他的前妻住在伊朗。

尼克曾在伊朗擔任病理學家,在遭受監禁和酷刑後逃離了伊朗。他現在在侯巴特經營一家波斯食品公司。

尼克目前持的是Safe Haven Enterprise簽證,他可以學習和工作,但被要求住在澳洲的地方地区,這就是他在塔斯馬尼亞島的原因。

他的波斯食品室不僅銷售手工食品,還銷售他母親種在棕櫚樹上的椰棗,他母親可以把椰棗寄到澳洲。

尼克的父親去年死於新冠,但他經常與母親通電話,母親還會爲他朗誦詩歌。

尼克正在尋求庇護,但在逃離祖國10年後,他仍然沒有國籍。

尼克在伊朗胡齊斯坦省的博斯坦長大,來自伊朗南部的阿瓦齊少數民族。

尼克在談到逮捕他的伊朗當局時說,他們逮捕了我,把我關進了監獄。他們把我四次關進刑訊室,2012年,我逃離了自己的國家,我來到了印度尼西亞,在那之後,我乘船穿越大洋來到澳洲,來到了聖誕島。

尼克從聖誕島被送到達爾文的一個拘留中心,然後送到西澳的Curtin拘留中心,最後送到墨爾本移民過境處。

在被拘留兩年後,他持過橋簽證獲釋。

他說,我帶着過橋簽證來到這個社區但無法工作,沒有工作的權利,沒有接受教育的機會。

經過四年的過橋簽證期,尼克獲得了Safe Haven Enterprise簽證。

尼克每周都會在侯巴特移民辦公室外舉行和平守夜活動,並鼓勵澳洲各地的難民也這樣做。

他說,我有話要對人們說,請聽聽我們的故事,然後再評判我們,我們在尋求自由,我們在尋求庇護。

尼克說,他希望所有難民都能加入他的隊伍,向澳洲人民講述他們的故事。

尼克心中只有一個目標。他說,我想找個家,但他們不讓,爲此我抗議。我愛澳洲,我愛這裡的人,讓我們在這裡有家的感覺。

內政部的一位發言人說,該部不對個案發表評論。

發言人補充說,到目前爲止,還沒有個人從Safe Haven Enterprise簽證轉變爲永居簽證,但是已經發現一些人滿足要求。這使他們能夠提出有效的簽證申請。(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