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9.6 C
Sydney
16.1 C
Shanghai
27.8 C
Hong Kong
Monday 17 May, 2021

數萬移民請願改變親屬定義 政府堅持父母不屬直系親屬

【本報悉尼訊】蘇貝迪說,在新冠大流行期間,她多次精神崩潰,在沒有家庭支持的情況下,分娩第一個孩子後感到孤立。

像其他數千名澳洲公民和永久居民一樣,新冠危機讓她與在尼泊爾的家人遠離。

她回憶起去年5月剖腹產後臥床數周的經歷。她說,沒有人支持我,每當我要起床的時候,我都需要有人抱着我,帶我去衛生間。但我丈夫全職學習,除此之外,他還得工作。

蘇貝迪和她的丈夫已經兩次申請讓他們的父母來澳洲,但他們的申請都被拒絕了。

自從這對夫婦十年前來到澳洲以來,他們每年至少看望父母一次,要麼去尼泊爾,要麼父母來澳。

但根據澳洲新冠邊境限制,澳洲成年公民和永久居民的外國父母不屬於「直系親屬」。

蘇貝迪說,沒有人照顧她的新生兒,她不能回去工作,家裡靠父母中的一個人的收入苦苦掙扎。她說,我的精神崩潰了很多次,在我最需要家人支持的時候,卻無人陪伴。

澳洲邊防部隊(ABF)表示,直系親屬的定義只適用於公民或永久居民的配偶、事實伴侶、受撫養的子女和法定監護人。

ABF發言人表示,如果家庭成員想要在這一定義之外前往澳大利亞,必須以同情爲由申請豁免。

蘇貝迪女士敦促政府重新考慮其嚴格的定義,這也阻止了她未經批准離開澳洲。她說,我不想再這樣做了,我真的想回家,我在考慮給總理寫信,問他我應該怎麼做?

但是,前內政部長杜頓(Peter Dutton)對一份請願書做出了回應,該請願書由1.1萬多人簽名,希望看到父母被納入直系親屬的定義中。

杜頓說,目前的旅行限制是爲了管理國際旅行者給澳洲社區帶來的健康風險,不支持以家庭團聚爲目的的旅行。(蘇)

移民司機成功獲得JobKeeper補貼 後被稅務局認定無資格領取

去年,賈比爾持臨時保護簽證住在澳洲,開優步共享汽車(Uber)以維持生計。

緬甸局勢動蕩血腥衝突不斷 在澳緬甸留學生獲延長居留

来自緬甸的法律專業的學生Ashley Paing說,在她的國家,「法律沒有價值」。

移民司機成功獲得JobKeeper補貼

【本報悉尼訊】去年,賈比爾持臨時保護簽證住在澳洲,開優步共享汽車(Uber)以維持生計。 當疫情爆發,JobKeeper推出時,他去找他的稅務代理人,問他是否有資格。 賈比爾說,我記得我和澳洲稅務局(ATO)談了大約35分鐘。他們說,你知道嗎,提交申請,如果你符合條件,我們會為你支付,如果不符合條件,我們會拒絕。 儘管他的一些持國際學生簽證的朋友的申請被拒絕,但賈比爾的申請被接受了。 但9個月後,他收到了ATO的一封信,信中說他沒有資格申請JobKeeper,他欠稅務局27900元。 賈比爾表示,當我收到這個消息時,我非常緊張。我沒有接受,因為這不是我的錯,ATO說我有資格。 在稅務代理人的幫助下,他提出了反對意見。經過兩次審查,ATO同意行使他們的自由裁量權,這意味着賈比爾不再需要償還他收到的任何JobKeeper補貼。 賈比爾並不是唯一一個這樣做的人。 現在,他是移民工人中心的一名社區工作者,他曾幫助另一名優步司機申請歸還他通過JobKeeper計劃獲得的13500元。 賈比爾說,他激動是因為他不會說英語,不會閱讀,也不會寫作,他說,我沒有犯任何錯誤。問題是,現在有多少人在為還款發愁? ATO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自2021年1月以來,該部門一直在對存在資格問題的案件進行合規審查。 聲明稱,我們發現,一些人不符合JobKeeper的居住要求,不符合領取JobKeeper補貼的條件。 根據該法案,只有根據1991年的「社會保障法」成為澳洲居民、或以稅收為目的的居民以及持有特殊類別簽證的人才有資格獲得JobKeeper補貼。 但由於該計劃倉促通過,許多人對哪些簽證類別將被接受感到困惑。 聲明稱,在決定是否要求還款時,我們會考慮一些因素,比如企業是否犯了無心之過,比如僱主依賴員工提供的居民身份信息。這一因素可能不適用於那些了解自己居住身份、聲稱自己是合格商業參與者的個體經營者。 (蘇)

- A word from our sponsor -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