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居返回簽證被拒上訴失敗

廣告 / Advertisement (AT)

申請人MIU LING LEE於2016年5月24日向澳洲移民部遞交BB類155子類五年永居居民返回簽證。2016年6月2日,移民部代表作出決定,聚聚了申請人的簽證申請,理由是申請人過去五年內只在澳洲居住了77天,申請人沒有對澳洲有利的經濟、文化、私人或就業聯繫,此外,由於申請人在上次離境時沒有強迫性或可令人同情的原因,所以也不符合申請157子類三個月永居居民短期返回簽證的條件。

申請人的丈夫、複審申請人MENG LIANG HE於2016年7月18日向行政申訴審裁處提起上訴,要求重新審理本案。2017年3月22日,在一名中英雙語口譯員的協助下,複審申請人參加了審裁處舉辦的聽證會,遞交證據並提供口頭證詞。審裁處還收到了申請人、BO QI HE與DILLON BAI AN HE的口頭證詞。

複審申請人是一名74歲的澳洲公民,從2006年起一直長居香港,在一家中國劇院擔任教師、演員和導演,他在上一段婚姻中有三個成年兒子,現都居住在澳洲。申請人是一名72歲的中國公民,在上一段婚姻中有兩個成年女兒,目前和她及複審申請人一起住在香港。2006年5月,申請人獲頒100子類伴侶簽證,該簽證於2011年5月9日失效。2011年5月9日,申請人獲頒155子類五年期永居返回簽證,至2016年5月9日失效,期間,她只利用該簽證返回澳洲三次。2017年3月21日,申請人獲頒601子類電子旅行簽證,至2017年6月21日失效。

在聽證會召開前,DILLON LEE向審裁處遞交了一份聲明,呈現了父親和繼母的個人歷史以及申請人與澳洲的聯繫。

在聽證會上,複審申請人HE表示,自己2006年回到香港,自2007年起一直在香港戲劇表演學院工作,他還經營著一隻戲劇團隊,並向私人學生授課。他目前的收入平均為每月5800元,年收入約7萬元。雖然他的工作合同即將在2017年到期,但他仍打算長居香港,繼續工作5至10年直到自己退休。他在布里斯本曾擁有一處物業,但在回香港前已經賣掉。他在香港持有股票。如果因為申請人LEE的簽證問題,他將會選擇提前退休,但那樣他在澳洲只能依靠養老金生活。

HE與LEE目前在香港一棟二居室雅柏文內生活,LEE的女兒們也住在那裡。如果他們要返回澳洲,這座雅柏文會留給LEE的女兒們居住。

HE在澳洲有三個成年兒子、一位女婿和一個孫子,如果他們返回澳洲,他們將和二兒子一起居住,然後再申請住在公屋裡。HE在澳洲也有一些朋友,而LEE的朋友全在香港。HE表示,他和妻子都很熱愛澳洲,他的母親安葬在布里斯本,他也打算在布里斯本安度晚年。

審裁處從申請人LEE、BO QI HE與DILLION BAI AN HE等人的口頭證詞中證實了HE的證詞真實無誤。審裁處繼而開始審查,申請人是否滿足移民法相關規定條件。

審裁處確認,由於申請人遞交申請時人在澳洲境外,因此必須在經濟、文化、就業或私人方面擁有對澳洲有利的重要聯繫。

儘管從證詞中得知,HE與LEE都打算回到澳洲,但均沒有在近期內返回的計畫。此外,儘管HE的三名兒子都證言與繼母LEE關係友好,和她保持聯繫,但審裁處認為,這些聯繫不足以形成對澳洲有利的重要私人聯繫紐帶。

審裁處同意認為,申請人與澳洲存在一定的聯繫,主要集中在私人方面,但由於申請人已經長期離開澳洲,在香港工作生活,近期也沒有明確的計畫打算返回澳洲,因此,審裁處認為,申請人並沒有對澳洲有利的重要私人聯繫。

審裁處也確認,在經濟、文化和就業方面,申請人也沒有對澳洲有利的重要聯繫。因此,審裁處認為,申請人並未滿足移民法第155.212條款的要求,因此不應獲頒155子類永居返回簽證。

審裁處還確認,申請人在上一次離開澳洲時並沒有強迫性或令人同情的理由,她當時離開澳洲,是因為丈夫因工作假期有限必須返回香港工作。因此,審裁處確定,申請人也不應獲頒157子類短期永居返回簽證。

綜上所述,審裁處最後決定,支持移民部的原先判決,拒絕向申請人頒發155子類永居返回簽證。(郭)

廣告 / Advertisment (AB)
前一篇文章烹調材料 入廚必備
下一篇文章能源部長或將面臨國會質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