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婚姻臨時簽證被拒上訴成功

澳洲TO類300子類準婚姻臨時簽證可允許準配偶移民。

申請人Ty Bung、Leap Sean Bung、Pengan Bung和Leap Heng Bung於2015年10月7日向澳洲移民部申請TO類300子類準婚姻臨時簽證。在提交簽證申請時,TO類僅包含一個子類:子類300(準婚姻)。子類300簽證的標準載於1994年移民條例(規則)附表2第300部分。至少必須有一名申請人滿足主要標準。申請簽證的其他家庭成員只需滿足次要標準。與此相關的主要標準包括C.300.216

移民部長代表根據1958年移民法第65條,於2016年7月7日作出決定,拒絕批准簽證申請人的準婚姻臨時簽證,理由是沒有足夠證據證明當事人正處於或打算處於真實且持續的婚姻關係,不能證實當事人雙方準備作為配偶在一起生活,因此第一申請人沒有滿足附表2中CL300.216的要求。

複審申請人Socheata Mao女士隨即向行政申訴審裁處提起上訴,並於2017年4月11日在審裁處出庭作證,遞交論據和口頭證詞。審裁處也收到了幾名簽證申請人的口頭證詞。聽證會在高棉語/英語口譯員的協助下進行。

審裁處獲悉,複審申請人生於柬埔寨,現年48歲,於1997年持配偶簽證首次抵達澳洲,後於1999年12月獲得公民身份。審查申請人於1996年與Thou Chheun先生結婚,2000年5月離婚,在這段婚姻期間內,沒有子女出生。但複審申請人後來於2000年10月生下澳洲公民Damien。

簽證申請人Ty Bung是柬埔寨公民,現年43歲,先前與Nang Loem Chhiu女士結婚。這段婚姻已於2011年1月結束,在婚姻中有三個孩子:Leap Heng Bung,1999年出生;Pengan Bung,2001年出生;Leap Sean Bung,2004年出生。這三個孩子是次要申請人,據稱必須依賴父親生活。

Socheata Mao和Ty Bung聲稱,他們於2012年12月首次在柬埔寨相遇。2013年6月,當複審申請人於返回柬埔寨時,兩人再次見面。複審申請人於2015年6月再次訪問柬埔寨時,兩人舉行了訂婚儀式。簽證申請人於2015年12月訪問了澳洲,而複審申請人於2016年5月和2016年12月兩次前往柬埔寨。

移民部長代表最後認為,雙方對2015年以前的關係發展並未給予充分重視,對未來的生活計畫也很模糊,缺乏長期生活的打算。基於上述考慮,移民部長代表認為,沒有足夠證據證明當事人正處於或打算處於真實且持續的婚姻關係,所以最終拒絕為申請人頒發簽證。

複審申請人向審裁處遞交了包括照片、銀行交易記錄、電話記錄、旅行記錄和證人書面陳述在內的多份證據。審裁處認為,審理本案的關鍵在於查清,當事雙方是否真正打算作為配偶共同生活並符合授予簽證的其他標準。

審裁處從諸多方面就本案展開了審查。在身份方面,複審申請人於1999年12月成為澳洲公民,她已向移民部提供了公民證和澳洲護照複印件,根據雙方提供的信息,以及婚姻監禮人Natalie Olive女士的證詞,他們計畫在2016年8月27日結婚。Olta女士表示,婚姻意向通知有效期至2017年3月27日。因此,申請人符合CL.300.211的要求。

在婚姻關係發展方面,審裁處承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如果簽證申請人能獲得簽證,他們計畫在澳洲舉行婚禮和慶祝會,以便讓更多複審申請人的澳洲朋友參加慶典。

在家庭性質方面,由於雙方生活在不同國家,所以無法共同建立家庭也就不足為奇。複審申請人曾三次前往柬埔寨,簽證申請人也曾登陸澳洲與複審申請人共度時光。審裁處認為,這顯示出雙方的聯繫比移民部長代表決定記錄中提到的更多。複審申請人在紐省Wakeley擁有一套四居室住宅,雙方還計畫讓他們各自的過去婚姻中的所有孩子住在那裡。審裁處在這方面給予了一定的重視。

財務方面,審裁處確認,有文件證據證明,簽證申請人通過他在2015年12月設立的澳紐銀行聯合賬戶中存入的資金,為複審申請人提供一定的財務支持,金額共約3060元。由於雙方居住在不同國家,幾乎沒有其他跡象表明當事人正在匯集他們的財政資源,有任何共同的責任或分擔他們的日常家庭開支,所以審裁處對這方面的關係沒什麼重視。

審裁處認為,文件證據支持雙方的聲稱,他們自2013年以來就已經建立了友誼,後來發展成為一種忠誠的關係。當事人已經討論了他們未來在澳洲生活的細節,並且根據各方的一致口頭證據,審裁處對他們互相提供的情感支持感到滿意,並且各方都認為他們的關係是長期的。審裁處也對雙方關係中的家庭和社會方面感到滿意,

在仔細考慮了全部證據後,審裁處認為,在申請時,當事雙方確實有真正意圖作為配偶共同生活。

鑑於上述調查結果,審裁處最後決定,適當的做法是將簽證申請轉交給移民部長,並傾向於認為簽證申請人滿足申請TO類300子類準婚姻臨時簽證的要求,應向其頒發簽證。(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