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請伴侶簽證被拒上訴失敗

澳洲行政申訴審裁處。

申請人CHING YUE YEUNG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2016年9月30日持旅遊簽證抵澳,同年12月10日和RI SHENG QUAN結婚,2017年1月4日申請並獲得伴侶簽證(UK類別)。

2019年4月5日,其820簽證被取消,4月23日,WA(A橋簽)(010類別)被取消。兩個簽證被取消的原因是其在申請伴侶簽證時,就有關問題的回答不正確。審裁處將兩個簽證檢討併案考慮。

此前,澳洲邊防警務處截獲有八個香港特區護照的包裹,護照照片是同一人,但是名字不同。移民部發現,其中四個護照的的名字是同一個人,暨申請人CHING YUE YEUNG。

在申請伴侶簽證時,YEUNG未對自己有其他名字,被澳洲驅逐或超期停留等問題作出正確回應,移民部認為其違反法律告知義務。

YEUNG承認在申請中提供了錯誤信息,不過表示說她等著護照送達,這樣就能按照上面的信息提供正確信息。

2019年10月21日,申請人出席審裁聽證,提供證據進行辯論,其代理移民機構同時到庭,有廣東話和英語口譯協助。

提醒YEUNG其820簽證被取消通知2019年3月12日發出,橋簽取消通知同年4月15日發出。

考慮到邊防警務處截獲的護照,移民部可以堅定認為,申請人沒有履行法律告知正確信息義務,不滿足相關簽證條件。

通知特別指出,護照的幾個身份人士到過澳洲,或者超期停留,或者被拒絕入境。比如2012年3月29日,YU KAM從柏斯離境,被確認超期停留,三年不得再次入境。2013年11月15日,HOI CHING KAM離開澳洲,被確認超期停留。2015年6月11日,WAI YEUNG持旅遊簽證抵達柏斯,因為持之前簽證工作違反簽證條件,簽證被取消,因為是非法非澳洲公民,被拒絕入境。2016年9月4日,YUK PING KAM持旅遊簽證抵達雪梨,簽證被取消,被拒絕入境。四個護照上都是同一人,暨申請人,YEUNG對是否有其他名字,或是否簽證被取消等問題的回答都是否定的,只是不斷重複,她之所以提供錯誤信息,是因為沒有拿到護照。

在簽證取消面談中,YEUNG承認自己之前叫HOI CHING KAM,超期滯留,2013年11月15日被驅逐。

基於上述原因,審裁處認可通知中所說的未遵守相關規定的說法,認為移民部滿足相關告知要求。

YEUNG說自己需要通過簽證上的印鑒了解自己的旅行時間,不過,審裁處說,持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可以電子通關,沒有印鑒。

YEUNG在今年3月24日的書面回答中說,她不記得過去的移民史,所以決定將之前的護照從香港寄到柏斯,這樣就能在申請中提供正確信息。但是她需要在旅遊簽證到期前遞交伴侶簽證,所以沒有辦法,只能掩蓋之前移民史。她希望在收到護照後告知移民部正確信息。

在4月19日就橋簽被取消的書面回應上稱,YEUNG在820簽證檢討完成前,都應該能夠持有過橋簽證。

在聽證會上,YEUGNG提供了30人簽名的請願書,以及丈夫的進一步聲明,重申他們彼此相愛有婚姻關係。其中受,YUANG沒有提及改了名字,也沒有收到護照,被迫提供錯誤信息。他眼睛有壞疽和白內障,在澳洲沒有其他親人,需要YUANG的照顧。

YUENG說,她需要護照提供相關信息,關於多個名字的問題,她沒有護照,只能提供最新的名字信息。她沒有注意被拒絕入境和被驅逐的時間,不是有意撒謊。

不過,移民部認為YUANG的說法不可信,審裁處認為YEUNG能夠在沒有簽證的情況下回答這些問題,是蓄意提供錯誤信息。

YUENG說自己和丈夫2016年10月10日結婚,但伴侶簽證申請上的時間是12月10日。YUENG說自己照顧丈夫日常起居。丈夫沒有工作,收入來源是CENTRELINK,沒有家人和親戚照顧。

審裁處認可二人2016年12月10日結婚。

審裁處認為申請人蓄意提供錯誤信息,正確的信息或許會導致針對申請人是否滿足相關簽證條款的進一步問訊。提供不正確信息導致移民部無法做出完整評估。YEUNG也說,如果提供正確信息,可能無法獲得簽證。阻止進行正確評估是嚴重不利於YEUNG的情況。審裁處不認為YUENG需要護照才能提供正確信息的說法,認為這不是其違反規定的真實理由。

YUENG說簽證取消不會帶來嚴重後果,也不知道不能返回香港的理由。如果YEUNG和丈夫分開,他的丈夫被要求進入照料機構。

YUENG說中國有改掉帶來壞運氣名字的傳統。她面臨問題時,就會改名字。

審裁處認為申請人蓄意提供錯誤信息,掩蓋移民史,避免移民部進行正確評估,其使用過7個不同名字,簽證被取消,被兩次拒絕入境等情況,超過了婚姻存續時間,照顧丈夫需要和會和丈夫分離等有利點的分量,因此認可移民部取消申請人820簽證和過橋簽證的決定。(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