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請子女入籍被拒上訴成功

廣告 / Advertisement (AT)

本案是針對澳洲移民部代表拒絕授予入籍申請人KA HIM CLARENCE CHAN(以下簡稱申請人或CLARENCE)澳洲公民身份所展開的訴訟案件,移民部代表的拒絕理由是,申請人在出生時沒有身為澳洲公民的父親。由申請人所受到公認的父親MAN-CHUNG CHAN(以下簡稱CHAN)代表CLARENCE發起訴訟。

簡言之,移民部長辯稱,CHAN雖然是澳洲公民,但聲稱是CLARENCE父親的他,並不是CLARANCE的生父,因此CLARANCE無權獲得澳洲國籍。雙方已經確認,申請人的母親不是澳洲公民。

申請人於2015出生在中國廣東省深圳市,其出生證明上列出的父母人分別是DAN ZHU(母)和MAN-CHUNG CHAN(父)。2017年3月21日,CHAN代表CLARENCE向澳洲移民部遞交入籍申請,並附上證明文件材料,包括出生證明翻譯件、CHAN的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等。這些文件還顯示,CHAN是澳洲護照持有人,擁有澳洲公民身份,在申請人出生時,申請人的母親DAN ZHU居住在中國河北省,而CHAN當時身在澳洲。

2017年4月20日和2017年6月29日,澳洲駐香港總領事館向CHAN先後發出兩份信函,要求其提供在申請人出生前與ZHU結婚或處於實際婚姻關係的證明文件。CHAN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內作出任何回覆。然而,在2017年7月12日,CHAN向領事館提供了部分文件,包括上述要求提供的證明文件和幾張照片,以及幾份銀行聲明的複印件。

2017年8月29日和10月25日,總領事館又要求CHAN進行DNA親子鑑定,以證明他是申請人的生父,CHAN沒有對此要求作出回覆。2017年12月12日,移民部代表向CHAN致函表示,移民部已經拒絕了他代表申請人遞交的入籍申請,理由是目前沒有充分證據顯示CHAN和ZHU在申請人出生前處於婚姻關係,證據有兩點,一是申請人的出生證明不足以完全確定他和CHAN是父子關係,二是移民部收到的銀行聲明顯示,兩人的銀行聯合賬戶是在申請人出生後不久才建立的;此外,CHAN也拒絕同意進行DNA親子鑑定以確認父子身份。

2018年1月8日,CHAN向行政申訴審裁處提起上訴,要求重新審理移民部作出的決定。1月25日,CHAN向審裁處遞交了更多文件材料,包括:申請人的香港身份證,上面顯示CHAN是他的父親;解釋他此前沒有及時回應澳洲駐香港總領事館的文件,因為根據中國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法律規定,獲取文件資料要經過複雜的手續,而他拒絕做親子鑑定,是因為香港移民部門已經批准CLARENCE加入港籍,無需再浪費這筆不必要的支出。

針對出生在澳洲意外的澳洲公民子女申請入籍的法律條文,見於2007年澳洲公民法第16 (2)條,其中一條規定,申請人的一方家長(父或母)在申請人出生時為澳洲公民。審裁處認定,CHAN在為CLARENCE申請入籍時的確是澳洲公民,但本案的爭議在於,CHAN究竟是不是申請人的家長。

關於家長(PARENT)的定義,公民法中並未有明確解釋,但在1984年澳洲公民法修正案中,對於家長的解讀僅限於生理意義上帶有血緣關係的父親或母親。而在2010年「H對移民部長」訴訟案中,這一傳統的定義解讀被審裁處推翻,澳洲聯邦最高法院最後也判決確認,對家長的定義不再局限於生理上的血緣關係,而是擴展到社會文化的更廣泛層面,沒有血緣關係的撫養人也可被視作家長,並可為無血緣關係的子女申請澳洲公民身份。

審裁處仔細參考了先前的諸多案例判決結果,並嚴格審查了CHAN的證據證詞。審裁處認定,CHAN在CLARENCE出生時和ZHU DAN已經結婚,中國政府和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地方政府開具的文件資料足以證明CHAN是申請人CLARENCE的生父。即便審裁處在這一方面可能犯錯,根據已有材料,審裁處依然認定CHAN在CLARENCE出生時為其提供了物質、經濟、情感和生理上的撫養支持,並細緻安排CLARENCE獲得香港居民身份,還舉家從中國大陸遷居至中國香港生活,因此可以確認,CHAN是CLARENCE的家長。審裁處也確認,CHAN作為澳洲公民,現在正出於未來教育方面的考慮,努力將妻兒帶往澳洲生活,負擔起了作為澳洲公民積極維護澳洲公民權利的職責。

綜上所述,審裁處最後作出決定,推翻移民部代表的原先判決,將本案重新返還給移民部長,並裁定申請人CLARENCE有權成為澳洲公民,批准其加入澳洲國籍的申請。(郭)

廣告 / Advertisment (AB)
前一篇文章雪梨墨市房價今年恐跌六萬
下一篇文章網上尋真愛被騙2400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