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請配偶簽證被拒上訴獲勝

審裁處駁回移民部決定,要求其重新考慮此前作出的801(伴侶)簽證決定。(網絡圖片)

基於自己和擔保人QIONG WEN XU的關係,申請人QICHAO CHEN於2013年12月19日申請801夫妻團聚(BS類別)簽證。移民官不認同申請人繼續成為擔保伴侶的擔保對象,認為不滿足該簽證基本條件,於2018年7月拒簽。

2019年9月24日,申請人參加審裁處聽證,提交證據並進行辯論。審裁處代理同時出庭。

該案件核心是申請人是否按照要求,繼續是提供擔保伴侶的伴侶或和其存在事實婚姻關係。

2018年5月23日,移民部和申請人進行電話面談。

聽證會前,申請人代理人提交了2018年8月份申請人和其擔保人的關係聲明、法定聲明、銀行賬戶聲明和購買房產的證明等文件。審裁處獲得的證據包括2013年柏斯管理機構的婚姻證書,其中顯示二人2013年11月19日結婚。

按照該簽證條件規定,二人必須作為夫妻排他性共同生活,二人關係需是真實和持續性的,二人必須住在一起或不會永久分開生活。必須有經濟或社會證據證明二人關係存在的真實性,包括其家庭性質和二人對彼此的承諾。

審裁處對包括二人聯合資產、債務、對經濟的貢獻、任何法律債務和日常生活支出等經濟方面證據進行考量。

在電話面試中,申請人表示二人都有工作,工資存入聯合賬戶,並提供了2017年12月30日到18年3月29日的聯合賬戶聲明。不過移民部表示聲明沒有顯示有工資存入聯合賬戶。對此申請人說,他不確信工資怎麼支付,其擔保人負責金融事宜。擔保人支付二人共同居住房屋的按揭貸款,該房產在二人結婚前購入。不過移民部注意到,申請人不知道還款數額。

在2018年8月的關係聲明中,申請人和其擔保人都說擔保人負責經濟事宜。擔保人說,上海人家庭中,通常女性負責家庭經濟事宜。她有以申請人為名的投資房產,她負責租賃等事宜。申請人不知道其賬戶具體內容,她會從個人賬戶中轉錢到還款賬戶和聯合賬戶。

關於投資房產,二人給出一致性證據,並提供了相關文件。二人現在居住的房屋在擔保人名下,通過二人共同工資還貸款。

在關係聲明中,二人都說運營企業。擔保人說,申請人是董事之一,她負責管賬,二人都是股東。

記錄顯示,該企業的董事包括擔保人的父親、申請人和DI YU。股東是擔保人的父母以及DI YU。申請人說DI YU是擔保人的表親。他對企業有投資。他和擔保人此前都是股東,不過後來因為計畫購買其他物業退出股份。ASIC記錄顯示這一說法正確。

二人給出一致性證據證明共同支付家庭花費。他們分別將工資轉入聯合賬戶,擔保人處理花銷問題。2018年12月29日到19年3月29日,以及2019年3月30日到2019年6月28日的銀行聲明顯示有此聯合賬戶,轉賬涉及胡禾夫等多家企業。

HBF汽車保險合同也顯示,擔保人和申請人是被保險汽車的提名司機。

審裁處接受擔保人負責管理家庭金融的說法。

在考慮二人對家庭的照顧等責任上,證據顯示,二人和擔保人父母生活,因為擔保人是家中獨女,希望照顧老人。有一致性證據證明,二人共同分擔家庭任務,無不一致表述。

移民部和審裁處都獲得證據證明二人共同生活。審裁處認為,在移民部作出決定之時,二人存在真實和持續性的婚姻關係。

而在二人家庭的社會聯繫方面,審裁處獲得一致性證據,證明二人有親密朋友。朋友法律聲明也證明二人存在夫妻關係,被認為作為夫婦生活。聽證會前,二人提供了數張2018到19年間拍攝的照片,並就如何休閒給出一致性證據。

審裁處提及擔保人的父母出席聽證,如果有必要也可以提供證據。

審裁處認可二人向包括稅務局等機構提供證明,證明二人在移民部作出決定之時,是夫妻關係並共同參加社會活動的書面和口頭證據。

審裁處對二人在關係存在期間對彼此的承諾,共同生活的時間,情感支持,是否以長遠眼光看待這段關係等問題進行考量。二人在聲明中說,兩年前就準備要孩子,擔保人還購買了營養品,買了包括生育保險的私人保險。因為沒有成功懷孕,還去看了醫生討論人工輔助生殖技術。審裁處獲得相關證據。二人對未來計劃給出一致性證據。

基於上述證據,審裁處認可二人作為夫妻共同排他性生活,其關係是真實和持續性的,滿足簽證基本條件,因此駁回移民部決定,要求其重新考慮此前作出的801(伴侶)簽證決定。(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