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目錄

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移民和難民尋找住房不易 15%無家可歸者為新移民

【本報墨爾本訊】對羅亞和她的家人來說,澳洲的生活是一段漫長而疲憊的旅程。

2012年,她與母親和哥哥抵達聖誕島,隨後被帶到阿德雷德,然後是布里斯本。這家人是來自伊朗的阿瓦茲阿拉伯人。他們獲得了臨時保護簽證,並於2015年搬到了墨爾本西郊。

找個家一直是一場持久戰。

他們是難民,但不是永久居民。即使對於他們負擔得起的地方,他們的身份也是一個巨大的障礙。哈米達維說,當我們提供文件時,我們沒有任何文件,就只有駕照,我們沒有任何其他文件。

2017年,羅亞有了一個六個月大的兒子艾登(Aiden),出生在澳洲。她設法爲他們找到了一個住的地方。但是當房東賣掉房子時,他們不得不離開。

她說,我沒有地方可去,我尋找不同的房子,甚至是合租的房子,他們沒有接受我。

像其他難民一樣,羅亞把自己的東西堆在朋友的車庫裡後,別無選擇。她和六個月大的兒子睡在公園裡。她說,這就是爲什麼我和孩子在街上度過了一晚,我們都在發抖,那麼嚇人,這就像一場噩夢。

從那以後,她和艾登搬到了她母親和哥哥的一套兩居室房子裡。

艾登今年四歲,被診斷患有多種殘疾,包括腦癱、發育遲緩和自閉症。他們住的房子很擁擠而且沒有設備來處理艾登的殘疾。在社區組織難民之聲的幫助下,他們只能負擔得起每月1600元的租金。羅亞不顧一切地想搬到方便艾登的地方,因爲艾登的腿動不了。但她也擔心,如果失去目前的住處,這家人可能會再次無家可歸。

對於許多難民和移民來說,羅亞的經歷很普通。

上次人口普查估計,15%的無家可歸者是在過去5年內抵達澳洲的人。這是該群體占總人口的比率的三倍多。

在2020年維州無家可歸調查中,多元文化青年中心估計,來自難民背景的年輕人無家可歸的風險是澳洲出生的年輕人的6至10倍。

澳洲多元文化社區服務負責人德羅茲說,我將它描述爲一個隱藏的問題,因爲我們對這個問題的了解還不全面。她的組織支持澳洲老年人住在自己的家裡,他們的大多數客戶都是移民,許多人在移民到澳洲後經歷了居住困難的情況。

她說,缺乏支持使得年長的移民容易受到傷害,尤其是考慮到如果他們是由家人資助的,許多人在長達10年的時間裡都沒有資格獲得Centrelink的補助。(蘇)

分享 / Share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

Add to Home Screen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