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目錄

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緬甸克倫族難民面對新環境 從本族語言文化中拾回信心

【本報墨爾本訊】Ku Htee出生在泰國一個被叢林包圍的難民營。她的父母於1995年逃離了他們在緬甸的克倫村莊。Ku Htee在她生命的前15年裡只知道梅拉莫營地。

2015年4月,Ku Htee和她的家人終於出來了。一個已經住在澳洲的叔叔資助他們,他們在墨爾本定居,在那裡待了一年半。

雖然Ku Htee沒有經歷過她父母經歷過的戰爭,但他們的創傷似乎也是她的一部分。她仍然會被巨大的噪音嚇一跳。儘管她現在遠離緬甸,但對炸彈襲擊的恐懼仍在持續。

需要學習一種全新的語言,這也是Ku Htee痛苦的根源。

她說,我知道當我到達澳洲時我應該感到高興,但我總是感到難過,因爲我聽不懂人們在說什麼。在我來這裡的第一年和第二年,我在學習和說英語方面遇到了很多困難。我感覺不像我自己,我覺得我什麼都做不了。

與此同時,用克倫語說話讓Ku Htee覺得她仍然屬於某些東西。

她說,說克倫語是我們文化傳統的一部分,當你說克倫語時,你就知道你是這個家庭的一員,用克倫語說話讓我有歸屬感。

Ku Htee最終於2017年6月與家人離開了墨爾本去了維州的一個小城市,周圍都是克倫社區,在那裡她沒有被強迫去做其他的事情,這給了她信心,讓她感到足夠舒適,一點一點地開始用英語交流,

澳洲難民委員會副主席卡馬拉說,從人口構成來看,澳洲已經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但她認爲,澳洲可能會變得更包容英語以外的其他語言,這將有助於像Ku Htee這樣的人。

卡馬拉表示,英語在政策層面上的地位需要改變。她說,這是關於重新定義英語,所以我們不再說「英語是我們應該關注的唯一語言」,而是轉變我們的認識,即雖然英語可能是主要語言,但我們也可以支持其他語言的存在。

Ku Htee已經通過當地的社區健康中心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爲定居在她家鄉的難民更好地過渡到澳洲的生活服務。她說,我們的克倫社區聚集在這裡,交換故事、歡笑、分享建議。我們覺得自己又活過來了。即使你去了另一個國家,也不要失去你的國家或語言。即使我們沒有國家,我們仍然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化。(蘇)

分享 / Share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

Add to Home Screen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