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戰火澳洲開始新生活 心憂家鄉難民難消負罪感

【本報墨爾本訊】五年前,努爾離開了她在阿富汗的同學,後來她在新聞中看到了她童年生活的街區大屠殺的場景。

2017年10月,努爾在墨爾本的新家看到報道稱,一名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在她以前去的清真寺內引爆了炸彈,造成至少39人死亡。

她看到了她記憶中的街道,還有她小時候去過的一個禮拜場所的廢墟。

當她的叔叔被彈片炸傷送往醫院時,當時14歲的努爾拼命地尋找她的老同學的信息,他們也去了清真寺。

她說,我在想,哦,天哪,如果我失去了一個同學怎麼辦?

澳洲的年輕移民和難民經常因他們的適應力而受到讚揚,但心理學家和倡導人士表示,許多像努爾這樣的人都在與一種倖存者的負罪感做鬥爭。

努爾現在17歲,剛從澳洲中學12年級畢業,今年將在墨爾本上大學。

她永遠也不會忘記她以前的同學。9歲時,她和他們告別,全家搬到了墨爾本北部的Lalor。

她說,我在阿富汗學校的學生們都很棒。男孩們總是很淘氣,女孩們就像我的姐妹一樣。每個人都互相照顧。我是班長,所以老師不在的時候,我就負責照顧學生。

儘管他們的生活道路不同,諾爾仍然對他們感到好奇。

她說,我想到他們,他們現在在哪裡?他們現在在做什麼?有時候,我的腦海裡會浮現一些非常令人不快的記憶。我很感激能有機會來澳洲接受教育,我非常感激。可是他們怎麼辦呢?

據專門研究移民兒童心理健康的阿德雷德大學學者迪尤說,許多來到澳洲的年輕移民和難民都有一種倖存者的負罪感。

她說,人們會有這樣一種感覺:爲什麼我是安全的,而我的朋友和其他家人可能都不是? 他們擔心自己在原籍國的安全,因爲那裡可能會有迫害或戰爭。倖存者的內疚是一個大問題。這往往伴隨着一種羞愧感,因爲作爲一個倖存下來並擁有這些機會的人。

格拉是多元文化青年中心的行政總裁。這是一個倡導組織,負責爲新到澳洲的年輕人開展項目。

她說,當年輕人來到一個新的國家時,他們會努力應對複雜和困惑的感覺。那些離開飽受戰爭蹂躪、遭受迫害或者極度貧困的國家的家庭,很多人都非常悲痛,而且常常受到嚴重的創傷,特別是在他們家鄉發生的事件周圍。現在,社交媒體給你提供如此多的即時信息,這對年輕人來說可能會變得更糟,因爲他們清楚地知道發生了什麼,而且會有一種「爲什麼是我? 」的感覺。

努爾說,她有時會忍不住要利用澳洲提供給她的每一個機會。

努爾說,阿富汗的學生沒有這樣的機會,而我卻擁有這一切。不利用它讓我感到內疚。

努爾想學醫,這樣她就可以回到阿富汗當一名醫生。(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