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15.3 C
Sydney
23.3 C
Shanghai
29.8 C
Hong Kong
Monday 17 May, 2021

阿富汗難民改造阿市郊區 昔日沒落街區變身繁華鬧市

【本報阿德雷德訊】空曠的街道,關閉的商店,人行道上破碎的玻璃,這就是拉希米回憶起的20年前阿德雷德北部郊區的Prospect路。

他和家人當時剛剛抵達南澳,來到這個現在被稱爲「小阿富汗」的地方,現在這裡的發展是他當時完全沒有想象到的。

拉希米說,在晚上六七點之後,沒有多少人走在街上,因爲他們害怕。街上不安全,這個地區完全是空的。商店裡空無一人。

拉希米是很快將阿德雷德作爲家園的哈扎拉(Hazara)難民之一,哈扎拉社區現在是南澳最大的非英語社區之一。

但是,在21世紀的頭10年,Prospect路發生了變化,這條路所在的阿德雷德港和恩菲爾德地方政府區域也發生了變化。

拉希米表示,自從中東人、阿富汗人、哈扎拉人來到這裡,他們慢慢改變了一切。

南澳大學的一份新報告發現,來自阿富汗的哈扎拉難民使一度衰落的當地重新煥發了活力,成爲一個「繁榮、多元文化、充滿活力的中心」。

報告稱,哈扎拉人是世界上最受迫害和最邊緣化的少數民族之一。2018年,他們是第二大難民群體,有270萬人逃離伊朗和巴基斯坦部分地區。

領導這項研究的雷德福說,「特殊難民」的比喻正受到阿德雷德北部郊區這個社區的挑戰。社會的強大不是因爲一個人的成就,而是因爲一群人的成就。

雷德福博士談到對難民的概括時說,人們要麼說,可憐的難民,我們必須給他們許多東西來支持他們。或者,另一方面,人們也傾向於讚美或表揚這些英雄難民,認為他們做了非凡的事情。

但他說,他的研究表明,那些來自難民或人道主義背景的人只是想成爲社區的一部分,就像其他人一樣。

他說,只要有機會,他們每天都會努力去做。這在一定程度上爲我們構建了社會凝聚力。作爲一個由許多不同社區組成的澳洲社會,最終,阿德雷德社區中的哈扎拉人並不認爲自己永遠是難民,但是這個標籤還是會被貼上。(蘇)

移民司機成功獲得JobKeeper補貼 後被稅務局認定無資格領取

去年,賈比爾持臨時保護簽證住在澳洲,開優步共享汽車(Uber)以維持生計。

緬甸局勢動蕩血腥衝突不斷 在澳緬甸留學生獲延長居留

来自緬甸的法律專業的學生Ashley Paing說,在她的國家,「法律沒有價值」。

移民司機成功獲得JobKeeper補貼

【本報悉尼訊】去年,賈比爾持臨時保護簽證住在澳洲,開優步共享汽車(Uber)以維持生計。 當疫情爆發,JobKeeper推出時,他去找他的稅務代理人,問他是否有資格。 賈比爾說,我記得我和澳洲稅務局(ATO)談了大約35分鐘。他們說,你知道嗎,提交申請,如果你符合條件,我們會為你支付,如果不符合條件,我們會拒絕。 儘管他的一些持國際學生簽證的朋友的申請被拒絕,但賈比爾的申請被接受了。 但9個月後,他收到了ATO的一封信,信中說他沒有資格申請JobKeeper,他欠稅務局27900元。 賈比爾表示,當我收到這個消息時,我非常緊張。我沒有接受,因為這不是我的錯,ATO說我有資格。 在稅務代理人的幫助下,他提出了反對意見。經過兩次審查,ATO同意行使他們的自由裁量權,這意味着賈比爾不再需要償還他收到的任何JobKeeper補貼。 賈比爾並不是唯一一個這樣做的人。 現在,他是移民工人中心的一名社區工作者,他曾幫助另一名優步司機申請歸還他通過JobKeeper計劃獲得的13500元。 賈比爾說,他激動是因為他不會說英語,不會閱讀,也不會寫作,他說,我沒有犯任何錯誤。問題是,現在有多少人在為還款發愁? ATO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自2021年1月以來,該部門一直在對存在資格問題的案件進行合規審查。 聲明稱,我們發現,一些人不符合JobKeeper的居住要求,不符合領取JobKeeper補貼的條件。 根據該法案,只有根據1991年的「社會保障法」成為澳洲居民、或以稅收為目的的居民以及持有特殊類別簽證的人才有資格獲得JobKeeper補貼。 但由於該計劃倉促通過,許多人對哪些簽證類別將被接受感到困惑。 聲明稱,在決定是否要求還款時,我們會考慮一些因素,比如企業是否犯了無心之過,比如僱主依賴員工提供的居民身份信息。這一因素可能不適用於那些了解自己居住身份、聲稱自己是合格商業參與者的個體經營者。 (蘇)

- A word from our sponsor -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