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7簽證被拒上訴失敗

審裁處決定維持移民部取消申請人457簽證的決定。(網絡圖片)

申請人SIYUAN ZHOU於2012年3月26日獲得457簽證,最初為申請人提供擔保的公司名為GOLD LEAF RESTAURANT。2013年8月11日,申請人離開該公司轉到新公司GOLDEN FIRE CHARM。2013年11月14日,該公司公司擔保申請人457簽證獲批。簽證2016年3月24日到期。

申請人1988年12月25日出生,單身無子,2005年持學生簽證來到澳洲,完成VCE學業。畢業後,繼續酒店管理課程學習,2011年畢業,獲得學歷證書。2012年早些時候,GOLD LEAF為其廚師崗位擔保成功,2012年3月26日,擔保人獲得457簽證,並在崗工作。2013年年中,GOLDEN FIRE負責人找到他,建議將其擔保轉給GOLDEN FIRE,為其廣東餐館工作,並承諾協助其在兩年內其獲得永久居民簽證。他同意為其工作。幾周後,負責人告訴她轉擔保成本1.3萬,他支付了這筆錢。六周後,公司僅支付了350元現金周薪,他多次要求支付合適薪酬,但是公司並不理睬。2014年6月,負責人告訴他如果想獲得永久居民簽證,需要再支付1萬元,否則其簽證就會被取消。申請人未能在其要求時間支付這筆錢,其僱用被終止。

移民部有意在2015年9月14日取消申請人簽證,並通知申請人,GOLDEN FIRE2014年7月21日告知移民部結束對其的僱用。通知上說,申請人違反簽證有關為擔保僱主工作時間的條款要求,要求申請人對此作出解釋。

2015年,申請人在回信中作出解釋。

他說,GOLDEN FIRE運營一家廣東餐館,其負責人稱如果他離開GOLD LEAF,可以擔任該餐館糕點師,年薪5.5萬。他同意將擔保轉至該公司,接受該崗位。為此他向GOLDEN FIRE的「中介」支付1.3萬元,不清楚公司負責人是否拿到其中部分資金。雖然該公司承諾支付5.5萬年薪,但事實上每周僅支付350元現金工資,一周要工作6天65個小時,沒有任何合同或工資單。雖然公司多次表示會支付法定薪酬,但並未兌現。由於擔心簽證會被取消,他先支付了3000元,並要求有更多時間支付剩餘欠款。公司給了他一周時間。由於無法在一周內支付,公司最終終止其僱用,並通知了移民部。他8月中旬向公平工作專員報告遭受該公司的不當對待,但是未獲任何回應。

不過,移民部沒有從公平工作專員獲得該申請人所說的進行投訴的任何確鑿證據。

2014年10月,XIAN CLUB為申請人提供糕點師崗位,簽署了5.8萬年薪的合同,為其提供457簽證擔保提名。由於公司是新公司,沒有業務計劃,擔保被拒。2015年9月28日,該公司再次提名擔保申請人,目前評估正在進行中。

2016年2月26日,移民部終止申請人簽證。3月10日,申請人向審裁處遞交上訴申請,獲得E過橋簽證。申請人已於2016年12月離開澳洲回到中國。

2016年10月31日,審裁處書面告知申請人,現有證據無法得出有利於申請人的結果。聽證會11月16日舉行,申請人可提供書面或口頭證據,進行辯論。

聽證會上,申請人表示知道違反了無僱用期不得超過90天的簽證條款,也認為移民部有理由取消簽證,不過希望審裁處能夠擱置這一決定。

申請人表示,457簽證被拒,會讓其有污點,影響XIANG CLUB再次提名幫助其獲得新457簽證的機會。對此,審裁處並不認可,認為申請人並不被限制離岸申請新簽證,簽證被拒也不一定導致新簽證被拒,也不會因為離岸申請遭到偏見對待。

針對申請人所說,如果持有457簽證來澳,碰到GOLDEN FIRE這種不良公司,簽證持有人會面對不公平結果,得不到保護。公平工作專員未進行調查,和GOLDEN FIRE相比,他資源非常有限的說法,審裁處認為說申請人工作被終止或被迫離開,簽證被取消非其可控有可以接受的理由。

申請人表示,他有意回國等待簽證結果,並且如果有必要,也願意為新僱主工作。

他說,他已經離開中國11年,如果回到中國,會遭遇困境,很難找到工作。

審裁處認可如果簽證被拒,申請人會遭遇一些困難,不過認為留在中國的困難可以克服,他可以在中國等待簽證結果,並不會因此受到偏見待遇,也可以申請新簽證來澳。

移民部以申請人違反簽證僱用時間條件為由取消其簽證。

審裁處認可申請人未被提名僱主僱用時間超過90天,也認為申請人在此期間,曾積極尋找新僱主,除了違反工作時間簽證條款外,未違反其他條款,也無跡象顯示其與移民部不合作。

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拒絕該申請人簽證,導致申請人回國,會違反澳洲的國際義務。申請人在聽證過程中沒有提交可以導致結果發生變化的任何書面和口頭證據。

申請人表示,他希望其對457簽證條款的一些抗議能夠被記錄,這些條款讓僱員容易受到不良僱主的剝削,會被其以取消簽證作為威脅條件。審裁處認可申請人的投訴,認為457簽證確實導致一些不良後果,應該得到進一步調查。

審裁處認為,申請人留在澳洲的目的不存在,所謂的簽證被拒遭遇的困境也有限,沒有改變移民部決定的基礎,對是否取消移民部的決定進行權衡後,審裁處決定維持移民部取消申請人457簽證的決定。(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