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21.6 C
Sydney
Wednesday 2 December 2020

Classified.acd.com.au

Property.acd.com.au

Digital Newspaper

Home 更多新聞 家長群變壓力群 多地出招止亂象

家長群變壓力群 多地出招止亂象

0
家長群變壓力群 多地出招止亂象
家長為孩子的家課疲於奔命。

【本報訊】隨着微信群的普及,如今內地學校每一個班級都建有家長微信群,這一溝通平台受到了家校雙方的歡迎。然而家長群的「生態環境」也不盡相同,不少家長群逐漸成了「壓力群」。近日,一位江蘇家長發布視頻吐槽,老師要求家長批改作業、輔導功課使自己承擔了老師應負的責任和工作,並大呼「我就退出家長群怎麼了」。對此,許多網友調侃道,「壓垮一個成年人只需要一個家長群」。為回應「家長苦批改作業久矣」的現實痛點,山西太原、上海靜安區及海南等地推出「嚴禁要求家長批改作業」的規定。不少家長建議在全國推廣。

近日,家長因未及時看家長群內消息,而被點名提醒的新聞屢上熱搜。今年國慶前夕,一名孩子的爸爸因經常不回覆家長群的消息,在家長會上被老師點名提醒後,覺得非常委屈,情緒崩潰,失聲痛哭。10月13日,浙江一所學校要求家長自願參加校園大掃除,一名家長因沒看到群通知,未能打掃,被指責不尊重集體和老師,並被要求面談。

家長或被逼哭或退群

「不敢屏蔽,生怕錯過什麼重要的消息」「可又會經常收到一大堆沒用的消息,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不少家長認為,本應是家校溝通的橋樑無形間成為「壓力群」。

「我就退出家長群怎麼了!」「你們上課不用心教,下課叫我幫忙批改作業,那我要你們幹什麼?」「整天不是讓我去報補習班,就是讓我幫忙改作業,改完作業還要昧着良心說老師你辛苦了。」「說實在的,辛苦什麼?教我教,改我改,是誰辛苦啊?」近日,江蘇一位家長發布視頻稱,老師要求家長批改作業、輔導功課,使得自己承擔了老師應負的責任。對此,不少網友表示力挺,認為他說出了自己想說而不敢說的話。

如何為家長減負,多地已出台相關文件。早在2017年,上海市靜安區教育局就發布了《靜安區中小學班級微信群建設公約》,明確規定班級微信群內杜絕任何形式的廣告、拉票、紅包、集讚等與學校、學生無關的內容。杜絕群內通報點名、批評學生、公布成績或排名等。

山西要求為家長減負

山西省太原市教育局今年10月底出台《關於進一步做好中小學生減負工作的實施意見》提到,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義務教育學校不得布置學生難以完成,形似給學生布置、實則給家長布置的作業,嚴禁要求家長批改作業,嚴禁以任何方式公布學生成績和排名。小學所有年級均不得將小報、視頻製作布置為家庭作業,確需由學生製作的小報應在學校由教師輔導完成。

《意見》還提出,減輕家長額外負擔。各學校不得指派家長參加本該由師生完成的事宜,如打掃教室衞生、班級文化布置、裝飾美化演出場所等。嚴禁要求家長點讚、投票、轉發各類信息。海南省教育廳也曾多次印發通知,規範教師布置、批改作業行為。

很多家長認為,這份文件的出台可謂恰逢其時。他們紛紛表示,「終於放過我們了。」「建議全國推廣。」「早就盼着這一天,回家再管作業,實在精力跟不上。」

對於家長群的作用,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表示,家長群其實具有雙面性,它是一個溝通的平台,也是個濃縮的「小社會」,畢竟家長的生活背景、文化素養各不相同,如何讓家長群發揮最大價值,才是學校、老師、家長應該共同追求和思考的。要建設一個溝通交流信息,而不是表達意見的平台,從而使家長群與它的功能相符,同時不會帶來很多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