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16.2 C
Sydney
Thursday 1 October 2020

Classified.acd.com.au

Property.acd.com.au

Subscriptions

Covid-19 in Australia
1,438
Total active cases
Updated on 2020-10-01 12:22 am
Home 更多新聞 林毅夫:未來五年中國邁向高收入國家

林毅夫:未來五年中國邁向高收入國家

0
林毅夫:未來五年中國邁向高收入國家
林毅夫指未來五年中國會邁向高收入國家

【本報訊】前發展中國家第一個世界銀行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林毅夫接受訪問。他稱未來五年(十四五計劃)中國會跨越人均12700美元的門檻,從一個中等收入國家變為一個高收入國家。

他稱,總的來講,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各個指標像脫貧攻堅,相信今年都會如期實現。其他像從上世紀80年代以後,中國收入水平差距、城鄉差距是在擴大,經過“十三五”期間的努力,城鄉差距在縮小,這在民族偉大復興的進程當中是一個很重要的里程碑。但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十八大提出的一個指標,今年不見得能達成。這個指標就是人均GDP要在2010年的基礎上翻一番。因為要達到這個指標,今年2020年的增長應該有5%以上的水平,但估計今年增長率大概3%左右。

林毅夫指,相信未來五年是一個非常大的歷史性轉變,不管國際國內甚麼形勢,只要中國保持戰略定力,把增長潛力充分發揮出來,一方面靠有效市場,一方面靠有為政府,來幫助企業克服增長瓶頸,發揮增長潛力,相信會跨越人均12700美元的門檻,從一個中等收入國家變為一個高收入國家。現在全世界在高收入國家的人口就只有16%,中國的人口佔世界人口的18.1%,也就是在未來五年,全世界在高收入國家的人口翻一番還多,從16%到34 %,這將是一個歷史性的轉變。未來五年,儘管還是有很多不確定性,但這樣一個大方向是不會變的。

他指中國是一個14億人口的大國,國內地區的發展差距相當大。有14個人均GDP已經超過2萬美元的城市,但同時也有一些地方,人均GDP到現在還在7000美元以下,還有6億人口每個月收入也就1000人民幣左右。在這樣一個差距相當大的大經濟體裏面怎樣實現高質量發展?如何為第二個百年目標的實現打下牢固的基礎?在“十四五”期間,也將是2016年20國集團在杭州峰會提出的新工業革命由方興未艾到快速發展的一段時期。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如何通過技術創新、產業升級,提高勞動力生產水平,讓每個勞動者能生產出更多更好的產品或服務。總體來說,就是各個地方要按照五大發展理念,根據各地要素禀賦結構所決定的比較優勢,在市場經濟中,發揮有為政府的作用,完善硬的基礎設施、軟的製度,幫助企業把各地的比較優勢變成在國內外市場的競爭優勢。

林毅夫稱,現在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外國經濟發展慢,國際市場會減小,美國又對中國封鎖打壓,這樣,國內市場的重要性會提高。所以,政府部門提出了新基建項目,包括5G、雲計算、人工智能等來增加國內需求。此外,也可以投資常規的基礎設施,通過建設高鐵、城市間軌道交通網,構建起更多更有效率的城市群等。在中國這樣的大的經濟體裏,國內有巨大的增長空間和迴旋餘地,這些項目也確實是實現高質量發展,適應中國升級發展新需要。

改革紅利永在

林毅夫指出,改革紅利和人口紅利已經沒有了,這是學界和媒體上流行的說法,但他不同意這種說法。因為什麼叫改革的紅利呢?一個問題解決了,新的問題就會出現,所以總書記說過改革永遠是在進行時。確實現在體制上機制上還有不少問題要改,改好了以後,生產力會解放,效率會提高。

他不同意人口紅利消失的說法。這種說法認為中國過去發展這麼快,是因為有人口紅利,其理由有二:一是把勞動力從生產力水平低的農村轉移到生產力水平高的城市製造業;二是,原來計劃生育使出生率減少,提高了勞動人口在總人口中的比重。但他覺得這只說到中國經濟增長快的一些次要原因,印度和非洲農村人口比中國比重大,年輕人口的比重也比中國高,照人口紅利的理論來說,印度和非洲應該比中國發展快,但是,事實沒有。

他認為人口紅利理論的重點在於說明,把勞動力從低生產力水平的行業轉移到高生產力水平的行業,比如說把農村勞動力人口轉移到城市製造業,但是,這种红利不僅只是把農村勞動力變為製造業的勞動力會產生,在製造業裏把勞動力從低附加值的產業轉移到附加值更高的產業也同樣會有。製造業裏有很多階梯,只要不斷地產業升級,把在低附加值就業的勞動力重新配置到勞動生產力水平高的製造行業,這方面的人口紅利就會一直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