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對人民幣長期影響有限

網絡圖片

邁入2020年,人民幣走勢呈現先抑後揚的特點。2020年1月1日至1月17日,人民幣兌美元走出小陽春行情,匯率從6.9632升值至6.8598,升值幅度達12%。然而,自2020年1月中下旬新冠肺炎疫情進入公眾視野,人民幣匯率隨即掉頭向下,大幅貶值至2月7日的7.0015,貶值幅度高達20.66%。展望未來走勢,人民幣匯率在短期隨著新冠肺炎疫情而波動的風險比較大,但從長期趨勢來看,疫情並未動搖中國經濟的基本面,人民幣匯率保持長期穩定的根基依然牢固。

一、人民幣短期貶值是市場正常反映

新冠肺炎疫情在2020年年初爆發,是當之無愧的黑天鵝事件,其首先影響的就是市場情緒。短期內,金融市場走勢受突發事件和不確定性所致的情緒影響較大,容易出現超調。就人民幣匯率而言,由於春節期間疫情逐漸蔓延,使得整個市場情緒出現較大波動,導致人民幣出現大幅調整,這屬於市場的正常反應。

1月31日,世衛組織宣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歷次的經驗表明,凡是被認定為PHEIC的國家或地區,其貨幣普遍面臨貶值壓力。例如,2009年4月甲型 H1N1 流感疫情被認定後,美元指數下行,美元貶值;2014年5月脊髓灰質炎疫情被認定後,疫情的暴發地巴基斯坦貨幣盧比也有所貶值。因此,新冠肺炎疫情認定後,人民幣發生一定程度的貶值是正常的,也是可以預期的。隨著疫情進一步的發酵,在正式拐點出現之前,短時間內人民幣的貶值壓力會繼續存在,震蕩劇烈波動或成為近期常態。

二、人民幣中期向好的趨勢不會改變

從中長期走勢來看,經常賬戶的盈虧會給一個國家的貨幣帶來升值或貶值壓力。本次疫情被認定為PHEIC,這會對中國經常賬戶的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產生一定的負面影響。

第一,中短期內中國跟外國的雙向人員流動會減少,中國的服務貿易出口會受到一定負面影響。

第二,對中國一些出口行業造成沖擊,特別明顯的可能是農產品、畜牧產品、玩具等,因為大家中短期內可能會對消費中國產品有些顧慮。

第三,中短期內到中國來新增的FDI投資可能會下降。而中美貿易協議的簽訂要求中國從美國擴大進口,貿易順差的收窄會降低我國的經常賬戶順差,不排除出現經常賬戶逆差的可能。一旦出現經常賬戶逆差,從基本面上對人民幣將形成貶值的壓力。

本次疫情爆發初期,投資者對人民幣匯率的擔憂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

一、新冠病毒爆發初期,疫情快速擴散對社會各界心理沖突比較大。

二、部分境外投資者出於避險考慮,可能拋售境內股票和債券等中國資產,引發資金外流的擔憂。三、擔憂疫情控制不力,或將拖累中國經濟中長期發展。

但是隨著疫情得到控制,尤其是近期湖北以外的新增病例得到穩步減少,民眾的憂慮逐步被撫平。

第一,與“非典”時相比,此次政府的應急措施啟動迅速並且高效,對於群眾情緒和預期的引導措施更有經驗。眾志成城之下,疫情得到比較及時有效的管控;

第二,從2月3日開市以來的數據顯示,境外資金連續大幅流入A股,極大地提高了資本市場信心;第三,市場主流觀點認為,疫情對中國宏觀經濟的沖擊將主要體現在一季度並且影響可控,中國經濟中長期發展前景依然看好。

另外,2019年主導人民幣匯率的有兩條主線:中美貿易談判和資本市場開放。進入2020年,這兩條主線都猶如壓艙石一般,穩定住了部分市場情緒。從中國經濟基本面上看,近期各項經濟金融數據表現良好,中國經濟發展中的積極因素較多,經濟內在的韌性仍然強勁,能長久支撐中國經濟企穩和金融市場穩定運行;此外,中國央行不斷持續推動完善市場化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因此從中長期來看,人民幣匯率始終穩定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區間的趨勢沒有發生變化。

美元兌離岸人民幣4小時走勢圖

風險聲明:AETOS艾拓思資本集團是所有金融產品的發行商。交易外匯保證金和差價合約產品涉及高風險, 損失可能會超過閣下的本金。本公司強烈建議閣下在做出投資決定前尋求獨立財務顧問建議。更多細節請參閱本公司《產品披露聲明》。請登錄AETOS艾拓思官方網站 HTTPS://WWW.AETOSCG.COM.AU 查詢。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