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價中長期向上趨勢不變

網絡圖片

2019年現已進入尾聲,金價在9月份之前保持強勢,尤其是5月21日至9月4日,金價從1269.34美元/盎司爆漲至1556.88美元/盎司。但從9月4日以後,風雲突變,金價開始了長達4個月的盤整,且盤中有跌。金價的後期走勢如何?我們認為金價中長期上漲趨勢不變,主要原因有以下幾點:

一、美國國力下降,美元信用價值走弱,美元指數料將保持下行

圖一: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後金價走勢復盤

通過復盤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後的金價走勢(見圖一),我們發現金價的大部分走勢是由黃金自身的價值和作為信用貨幣的美元的相對價值決定。這尤其表現在美元指數和美國國債收益率同金價呈現出明顯的負相關性。我們發現在1970年至今的走勢中,避險情緒對金價只有短期影響。

長期以來,美國保持著巨額國債規模,尤其是未償國債規模自上世紀70年帶以來持續爬升,現已超過GDP規模,同GDP比例超過100%。在債務比例不斷上升的同時,美國大量超發貨幣,造成M2/GDP比重不斷上升。截至2018年年底,美國M2總額為14.5萬億美元,與GDP比重達到70.2%,較10年前提升14個百分點。

由於美國國力下降,美元地位走弱,對美元指數將形成長期下行壓力。同時中國等新興經濟體的崛起,美國GDP占全球經濟的比重持續下降,已從1985年的高點33.9%回落至2018年年底的24%。國力的下降也造成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被削弱。2001年,美元占全球外匯儲備的份額是72.75%,到2018年大幅下跌至61.8%。我們認為隨著中國等新型國家的崛起,以及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提速,疊加美國國力繼續走弱,美元信用風險不斷積累,美國的國際地位還將進一步下降,美元指數料將長期保持下行。這會刺激以美元計價的金價長期保持上行。

二、美國經濟出現衰退,美聯儲或將進一步擴表

美國經濟在2019年呈現持續惡化趨勢,主要表現在:

1. PMI采購經理人指數已跌至榮枯線下方。PMI一直被當成經濟增長的前瞻指標,但2019年8月以來美國PMI首次跌破50,為近十年來首次跌破至榮枯線下方。2019年9月和10月的最近數據分別是47.8和48.3,揭示美國制造業景氣指數較低。

2. 核心物價指數PCE走弱,低於目標值。美國PCE指數自2018年下半年惡化,2019年年初至今均低於美聯儲設定的2%的目標。

另外,美國國債收益率倒掛或預示美國經濟將見頂回落。2014年以來,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和2年期國債收益率差持續收窄。2019年8月中旬後,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和2年期國債收益率差首次出現倒掛。根據歷史數據,1986年—2018年期間,美國10年期國債和2年期國債收益率收益率差額分別於1988年、1998年、2000年和2006年出現倒掛,而美國經濟恰恰於1990年、2001年和2008年發生大幅
衰退。

由於市場對美國貨幣需求逐步增加,美聯儲要持續購買巨額美元資產,才能滿足市場對美元的需求。據美國銀行的估算,美聯儲2019年需要購買1500億美元資產。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2019年9月的貨幣政策會議後表示:將重新討論何時擴大資產負債表的問題,擴大資產負債表的時間可能比預期更早。這將對美元走勢構成壓力,從而提振金價。

三、全球經濟放緩,逐步擴大的降息潮會刺激金價上行

全球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在2017年見頂後,其後快速回落。於2019年5月回落至49.8,為2012年年底首次跌破榮枯線。2019年5月至今,全球制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始終處於50以下。無獨有偶,中國、日本和歐元區制造業PMI全部進入下行趨勢,並處於榮枯線以下。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9年三次下調全球GDP增速預期。IMF認為全球貿易局勢的不確定性加之全球制造業活動大幅放緩的影響,世界經濟增速會放緩,並在2019年10月份下調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為3%。這已經是2019年4月和7月之後,IMF第三次下調全球經濟增速。此外,IMF一並調整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期至3.4%。

此外,受經濟增速下滑、通脹水平不及預期等因素影響,全球主要國家和經濟體紛紛加入降息潮。2019年年初以來,已經有美國、澳洲、新西蘭等30多個國家和經濟體降息。其中,印度降息次數最多,達5次。澳大利亞和烏克蘭等國家降息三次。令人矚目的歐洲央行於2019年9月降息並重啟QE。逐步擴大的降息潮會刺激金價上行。

風險聲明:AETOS艾拓思資本集團是所有金融產品的發行商。交易外匯保證金和差價合約產品涉及高風險, 損失可能會超過閣下的本金。本公司強烈建議閣下在做出投資決定前尋求獨立財務顧問建議。更多細節請參閱本公司《產品披露聲明》。請登錄AETOS艾拓思官方網站 HTTPS://WWW.AETOSCG.COM.AU 查詢。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