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人民幣匯率如何演繹?

網絡圖片

進入2020,人民幣匯率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首先,美國財政部於1月13日公布半年度匯率政策報告,取消了從2019年8月開始對中國“匯率操縱國”的認定。接著1月15日上午,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簽署儀式如期在美國白宮東廳舉行。受這兩個事件影響,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1月1日開盤的6.9621強勢上漲至1月20日6.8443。1月21日受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影響,人民幣匯率回調至6.9126,但不改1月份開門紅的事實。2020年人民幣匯率會如何演繹?

中美第二階段經貿談判是否順利將決定人民幣匯率方向,目前是升值方向,維持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樞區間將保持在6.85至7.2之間,企業、個人積累的美元虧損頭寸是否結匯決定人民幣匯率突破6.85的幅度,預計人民幣匯率突破6.85的可能性並不大。

一、中美經貿摩擦緩和,有利於人民幣匯率

2018年以來中美兩國之間的博弈和摩擦,對中美兩國的資產價格和市場預期都產生了深刻影響。在貿易摩擦局勢升級時,預期對國內經濟、出口產生更大的負面沖擊,對經常賬戶影響負面;在基本面和政策面不確定性加大的情況下,直接投資增量可能傾向於投向越南等其他國家;國內資本市場波動可能也將加大,金融市場投資傾向於回撤避險。反之,貿易摩擦的階段性緩和,有助於穩定國際收支平衡預期,有利於人民匯率。

二、中美貿易摩擦和談判進展影響兩國經濟增長預期

美國財政部將中國不再列入匯率操縱國和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簽署極大提升了投資的經濟增長預期,助長了投資者的樂觀情緒。以銅價為例,LME銅價在消息公布後漲幅接近1.5%。中美博弈與談判會較大地影響經濟增長預期:

第一、此前中美加征關稅,制造業出口形勢較為嚴峻,疊加上貿易談判不確定性的影響,制造業投資受到一定制約。在企業端承壓的背景下,居民擔憂收入增速下滑,悲觀預期抑制消費意願。而當前中美即將簽署協議降低了一定的不確定性,企業投資和居民消費的隱憂將會有所減弱。

第二、貿易摩擦緩和會提振全球總需求,總需求的回暖將對於淨出口增長形成支撐。

三、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波動區間為6.85至7.2

在上一輪中美貿易摩擦中,當美國宣布第三輪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關稅時,人民幣匯率開始從6.85貶值,宣布第四輪3000億美元清單加征10%關稅時人民幣貶值預期下限為7.2。目前中美均有穩增長訴求,短期內貿易摩擦趨向緩和,第二輪談判過程中進一步升級概率較低。但如果在第二輪談判過程中,美國經濟表現良好態勢,摩擦緩和的趨勢有可能被打破,雙方博弈關系仍將呈現W型走勢。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樞區間將保持在6.85至7.2。

四、人民幣升值有基本面支撐

如果從經濟基本面、交易因素和短期因素等基本面去分析,2020年人民幣匯率升值有三點原因:

第一,中美經濟基本面收斂。現階段來看,中國宏觀經濟基本面企穩回升,並有望繼續保持平穩增長。1月17日,中國國家統計局發布了中國2019年GDP增速為6.1%。反觀美國,本輪處於弱資本開支下行周期私人投資下滑是美國經濟增速下滑的主要原因之一(美國名義GDP增速由2018第二季度的 6.0%下滑至2019第三季度的3.8%),未來仍有下行壓力我們預計 2020年美國實際GDP增速在1.5%左右,中美經濟基本面收斂推動了人民幣匯率升值。

第二,交易層面,中美利差走擴對人民幣形成支撐。2019年以來,受美聯儲超預期降息等影響,美國國債收益率大幅下跌,而中國國債收益率下行相對較為緩和,導致中美利差走擴交易需求層面,中美利差走擴將抬升人民幣匯率交易需求;

第三,短期因素來看,風險偏好上升以及美元指數下跌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正向貢獻。此外,歐元區經濟偏弱但邊際開始改善,而美國經濟下行壓力仍然存在,導致美元指數走弱,也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提振。

美元兌人民幣日K線圖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