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金價能否再創輝煌?

網絡圖片

在過去的2019年,金價自2019年1月1日開盤1282.34 美元/盎司,漲至2019年12月31日收盤1517.04美元/盎司,全年上漲18.3%。進入2020,受美伊衝突的影響,金價巨幅震盪, 2020金價路在何方?能否再創輝煌?

2020年,投資需求將是金價最主要決定方面。投資需求有兩大動機,一是避險需求,主要受全球增長預期、機會成本(實際利率)、匯率貶值風險、各種風險事件(地緣政治、主權債務危機等)因素影響;二是配置需求,主要因黃金與其他投資品的收益率相關性較低。

一、避險動機

    影響因素1:美元的實際利率

由於黃金是非生息資產,因此美元的實際利率是持有黃金的主要機會成本。 TIPS利率為美國國債的實際收益率減去美元的通脹預期,構成了黃金的實際利率,這種利率同金價成反向關係。

金價的上漲從本質上看主要是受實際利息的影響而不是名義利率。這是因為名義利率並沒有剔除通貨膨脹水平,同時名義利率也受經濟增長和貨幣政策等有較大波幅。當經濟增長預期不佳,貨幣政策往往放鬆,流動性較為寬鬆,名義利率往往下行,並帶動實際利率下行,避險需求升溫,機會成本下降,金價往往上漲。同時,黃金的儲值功能可以對抗惡性通脹風險。 2018年年中以來,中美貿易摩擦影響美國經濟前景預期,長端國債收益率快速下降,而通脹預期小幅下降,導致扣除通脹預期的TIPS利率回落,推動金價快速上漲。

影響因素2:增長預期

全球主要經濟的經濟增長水平也是影響金價的最主要考量因素之一。悲觀的經濟預期,帶引發黃金的避險情緒,引發金價上漲,反之亦然。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美國的經濟增長是最受關注的,19年4月美國長短端國債收益率(10年-3月)之差轉負,這項過去60餘年對衰退預測基本“十發十中”指標的轉向,引發了市場對美國衰退的擔憂,也助推了聯儲貨幣政策由緊轉松,金價也自此開始了一輪加速上漲。

影響因素3:美元匯率

金價和美元指數往往呈反向波動的特點,即美元指數跌,黃金漲。美元指數漲,黃金跌。但兩者有時也同向波動,這主要是因為從基本面看,兩者的決定因素有時同向,有時反向。美元匯率是一個相對概念,其決定因素之一是美國相對於其他經濟體的增長差(或政策差)。而黃金避險需求的一個重要驅動力是全球增長預期。當美國經濟引領全球增長下行時,美元貶值,黃金升值。但如果全球增長下行,但美國相對錶現較好,就會出現美元與黃金價格同向變動的情況。

影響因素4:風險事件的爆發

從金價的歷史走勢上看,每當有風險事件的爆發,會短時間激發黃金的大量買盤,會形成金價快速上漲的局面。比如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兩次石油危機、海灣戰爭、伊拉克戰爭、廣場協議、亞洲金融危機、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滅、9·11事件衝擊、次貸危機、歐債危機,以及近期的美伊摩擦,黃金都取得了好於其他資產的投資回報。

二、配置需求

黃金與其他的資產的相關性不是很強,當在實際利率為負的情況下,投資者對黃金有較強的配置需求。黃金與股票、房價、債券、匯率等其他主要資產投資回報率的相關性不明顯的事實,使得黃金成為資產組合中可以對沖其他資產風險的重要選擇。同時,2014年以來全球負利率債券規模和占比快速提升,一方面降低了投資黃金的機會成本,另一方面為尋找正收益、可保值的投資品種,資產再配置的需求提振了黃金價格。

技術面上,4小時圖顯示,黃金短期內有望維持於1535.73美元-1563.07美元區間震盪,該區間是4小時布林帶波動區間,同時1535.73是近期金價回調的低位。考慮到黃金已回補下方1546美元附近的缺口,如果後市能有效走強,將進一步反彈挑戰日線布林帶高點1591.50美元/盎司附近阻力位。

黃金美元4小時走勢圖

風險聲明:AETOS艾拓思資本集團是所有金融產品的發行商。交易外匯保證金和差價合約產品涉及高風險, 損失可能會超過閣下的本金。本公司強烈建議閣下在做出投資決定前尋求獨立財務顧問建議。更多細節請參閱本公司《產品披露聲明》。請登錄AETOS艾拓思官方網站 HTTPS://WWW.AETOSCG.COM.AU 查詢。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