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投資下滑7%建設減少

儲備銀行認為,住宅建造行為下滑,會繼續拖累澳洲經濟到2020年。(AAP)

【本報雪梨訊】儲備銀行高官表示,澳洲房地產下行不僅影響業主消費,也嚴重影响經濟增長和通脹。

儲備銀行認為,住宅建造行為下滑,會繼續拖累澳洲經濟到2020年。

儲備銀行副行長德貝爾說,雖然三次降低利率,雪梨和墨爾本房地產市場轉好,但是澳洲房地產下行態勢估計還要持續至少一年,繼續拖累澳洲經濟。不過,近幾個月房價上升,人口穩定增長,以及史上最低利率,預計會讓房屋建造在2021年復甦。

近兩年前,在新屋建造批建數比2017年晚期高峰時下降40%左右時,房價和建造行為達到頂點。未來一年,下行風險會更大。

德貝爾說,預計建造行為今年大部分時候會保持相當高位,但是很快會轉為下行,幅度會高於預期,而且預計還會有進一步更大下滑。

雅柏文和單元房建造行為下滑速度已經讓儲備銀行意外,央行預測,未來一年,住房投資會再下滑7%。這也直接導致經濟增長率和2016年住宅建造高峰時相比下滑1%。而由於建築師、工程師、鋼鐵製造商和磚廠也會受到波及,預計其導致的真實下滑幅度會更大。

住房是澳洲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住宅建造用工約佔整體用工的2%,GDP的6%。建造行為下滑,直接給失業率和儲備銀行現金利率帶來影響。過去5個月,儲備銀行現金利率已經減半至史上最低的0.75%。星期五晚些時候,澳洲統計局公布九月失業率數據。

另外,住房也對消費產生影響。儲備銀行對財富影響的標準評估發現,房價下滑10%,會導致家庭消費降低1.5%。

德貝爾說,租房和新屋購買合在一起,佔消費價格指數權重大約六分之一,最近的下行已經「高於預期」,波及通脹。此外,住房成交量下滑,已經導致印花稅和房地產經紀以及律師獲得費用等減少。截止到今年第一季度的一年,這些成本已經下滑超過20%,導致GDP下降大約0.5%。

德貝爾說,在對GDP的預測中沒有完全考慮這些因素,這也是為何GDP增幅會低於預期的部分原因。

不過,德貝爾說,住宅建造下滑,許多工人會轉向非住宅建造領域,能夠減輕影響。一些大的開發商也表示,需求帶動的復甦正在讓他們走出低谷。雖然供應增長已經填補了早期增加的需求缺口,但是人口繼續增長,供應下滑,人口繼續增加,會導致需求繼續增加。(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