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perty.com.au

Classified.com.au

Issuu.com

目錄

首頁 標籤 性騷擾

標籤: 性騷擾

街頭騷擾常具種族和性歧視 婦女報案後多對回應不滿

儘管6年已過去,但悉尼華裔女律師唐霍莉(音譯,Holly Tang)仍然記得她在一個晚上遭性騷擾的痛苦經歷詳細情況。

澳洲信息通信行業女性 約五分之一曾遭性騷擾

IT行業五分之一的女性在職業生涯中遭受過性騷擾,這引發了在這個男性占主導地位的行業採取緊急行動的呼籲。

亞裔議員指控前高院法官性騷擾 律政部長要求徹查

【本報坎培拉訊】澳洲聯邦最高法院前大法官海頓(Dyson Heydon)涉嫌性騷擾案件持續發酵,繼坎培拉自由黨立法會女議員提出指控後,又有新的指控出現。聯邦律政部長博達(Christian Porter)已要求聯邦監察部門對案件進行徹查。 本周末,出生於韓國的坎培拉自由黨立法會議員Elizabeth Lee出面聲稱,她在2013年的坎培拉大學的法律舞會上曾受到前高等法院法官海頓(Dyson Heydon)的性騷擾。 Lee女士是首都領地Kurrajong選區的自由黨黨員。她的這一指控是在澳洲最高法院委託進行獨立調查後提出的。該調查發現有六名前律師受到前法官海頓的性騷擾。 這名前律師稱,海頓對她提出了她不想要的性建議,並多次催促她去他的酒店房間。她表示,本周有6名前法律界同仁站出來指控海頓,這令她受到鼓舞。 Lee女士透露,在她所指控的性騷擾事件發生時,她正在擔任講師。當時,海頓以具有性暗示的方式逼迫她去他的酒店房間,她感到十分無助和震驚,這次性騷擾還讓她懷疑起自己的自我價值。 Lee女士也對其他可能遭遇類似行為的法律界女性表示擔憂和同情。 本周日,據澳媒報導揭露,海頓在擔任皇家調查委員會專員對工會組織展開調查時,曾不適當地碰過一位同事。媒體沒有指出該女子的身份,但稱她當時在委員會擔任行政助理。 海頓強調否認了任何性騷擾指控。海頓的律師表示,他堅決否認任何掠奪性行為或違反法律的指控。 海頓於2003年被前總理何華德任命為最高法院法官,並一直服務到2013年達到70歲的法定退休年齡。 三名前高等法院助理已經宣布計畫起訴海頓並向聯邦政府索賠。調查發現她們對性騷擾的投訴是有效的。 針對海頓的指控,讓#MeToo運動的焦點轉向了澳洲法律界。 據報導,一些女性表示,海頓受到指控的行為讓她們感到非常失望和不安全,她們退出了自己的職務,或完全離開了法律界。(郭)

前聯邦高院法官遭性騷擾指控 總理或撤銷其AC勳銜

【本報坎培拉訊】澳洲聯邦最高法院前大法官戴森·海頓(Dyson Heydon)捲入涉嫌性騷擾女員工案,引起包括政壇人士在內的各界高度關注。 此前,一項獨立調查已認定3名前高等法院女助理的性騷擾投訴有效,她們已宣布計畫起訴海頓和聯邦政府並要求賠償。 聯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蘇珊·基菲爾(Susan Kiefel)本周一發布聲明稱,由高院委託開展的獨立調查發現,6名前法院工作人員曾受過海頓的性騷擾,但海頓對這些指控斷然否認。 基菲爾表示,這些調查結果令人極為關注,法院方面相信這些婦女的指控屬實並已經採取行動,竭盡全力確保這些婦女的悲劇經歷不會重演。 基菲爾還透露,最高法院是在去年3月份瞭解到這些指控的。在上述提出指控的6人中,有5人曾在海頓手下工作過。 莫里斯·布萊克本律師事務所代表這三名女性尋求政府賠償。來自該事務所的博恩斯坦(Josh Bornstein)律師表示,海頓的性騷擾行為給他的客戶造成了重大傷害。 博恩斯坦表示,這些婦女是從法學院畢業的最優秀、最聰明的人才,在被指控的行為發生時,她們才20多歲,而海頓已經60多歲,那是她們在法律界的第一份工作,為一個最有權勢的人工作,她們太害怕了,不敢對海頓的性騷擾行為發起投訴。在性騷擾案件發生後,她們全都離開了法律行業。 博恩斯坦還讚揚了聯邦最高法院對此事的回應,稱他的客戶知道法院接受對海頓的調查結果,並相信那些站出來的女性,這令她們非常感激。 海頓通過他的律師否認了任何性騷擾或任何犯罪的指控,並表示,如果他的任何行為造成了冒犯,那也是無意的,他對可能造成的任何冒犯表示歉意。 這名律師還聲稱,這次獨立調查是內部行政調查,是由一名政府公務員進行的,而不是由律師、法官或法庭成員進行,是在沒有法定的調查權力和進行宣誓的情況下進行的。 海頓在2003年至2013年期間曾擔任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並曾獲得AC勳銜。 總理莫禮遜(Scott Morrison)表示,針對海頓的性騷擾指控令人非常不安和擔憂,如果指控罪名成立,他將正式調查向海頓頒授AC勳銜的程序,並考慮撤銷海頓的AC勳銜。 工黨已經呼籲剝奪海頓的榮譽。工黨領袖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表示,他的想法是與那些勇敢的女性站出來一起控訴,包括那些已經離開法律界的人。 反對黨前座議員朮德(Bill Shorten)也希望海頓償還他從行業工會皇家調查委員會賺取的收入。2014年,朮德在皇家委員會上曾受到海頓詰問。 博恩斯坦表示,他們將首先嘗試與海頓的律師進行談判,如果談判破裂,他們將向澳洲人權委員會(AHRC)追究此事,如果允許的話,然後還將通過聯邦法院提起上訴。 由澳洲前情報和安全監察局長索姆(Vivienne Thom)編寫的獨立調查報告已經提供給投訴人和海頓。 該調查報告提出了六項建議,包括制定與大法官個人工作人員相關的人力資源政策,以及為相關人員制定更好的入職程序。 最高法院已經接納了相關建議並採取了行動。(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