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市反戴口罩集會數人被捕 陰謀論盛行源於不信任權威

【本報墨爾本訊】盡管墨爾本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持續飆升,但是不承認新冠肺炎反對戴口罩的人星期五還是在墨爾本Shrine of Remembrance舉行ANZAC紀念活動,數人被捕被罰款,一名戴著新奇面具的男子逃跑,在被警方最終找到後,該男子聲稱自己因為醫學原因不能戴口罩。

集會活動的傳單在反對戴口罩的群體中廣為流傳。他們呼籲民眾不要考慮嚴格封鎖令,應該向士兵致敬。

星期五維州計畫的抗議活動開始前,有30多名反對戴口罩的人在墨爾本地標舉行抗議活動,雖然早上8點之前人群就被驅散,但是還是有一些人被逮捕和被罰款。

現場視頻中可以聽到「澳洲很快就會自由,民主會勝利」的口號聲。

因為沒有戴口罩被捕或被罰款的人中,大部分聲稱自己是在鍛煉身體。其中兩名女子被罰款1652元,但是在警方給她們口罩後,仍然拒絕佩戴。

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RMIT大學高級講師埃爾金斯說,墨爾本最近出現反戴口罩運動,他們說政府希望人們戴口罩是某種形式的精神控制。很難說出現這類抗議之後,會有多少人受到影響反對強制口罩令。但證據表明,社交媒體渠道增加了這一陰謀論的流行程度。這源於對權威的信任或不信任。另外,一個人是更順從還是更叛逆,已經被證明是天生的傾向,是基於經驗和文化形成很難轉變。對權威的不信任很容易因為任何被認為來自官方的信息得到強化。人們也很願意通過這種手段表達對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厭惡,藉此發洩不滿,懲罰、排擠和嘲笑只會增加他們的抵觸和不滿情緒,強化「我們與他們 」的分裂。

埃爾金斯說,衛生官員最初建議不要戴口罩,這主要目的是為了保障衛生工作者的有限供應,而現在政府態度的變化鞏固了反口罩信念,政府也因此被認為是不誠實。重要的問題不是是否能改變反口罩的信念,而是是否能改變他們的行為。如果希望反面罩者合作,就需要容忍他們用其他方式表達自己的不同意見。口罩和口罩上關於陰謀論的口號就是他們表達的異見機會。

本周四,維州州長安德魯Daniel Andrews已經向想要參加該活動的人提出明確警告。

他說,他有一個非常明確的信息給任何想要去參加這個抗議活動或者其他抗議活動的人,那就是「不要去」,現在大家唯一應該抗議和對抗的是病毒,建議讓大家待在家裡就是待在家裡。這樣的抗議活動不是離開家的合法理由。

周五,維州報告627例新發病例,該州病例總數總數首次超過10,000例,死亡人數達到112人。(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