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前政客斷與中資關係

前澳洲貿易部長羅栢辭去在嵐橋集團的職位。(AAP)
廣告 / Advertisement (AT)

【本報坎培拉訊】在規定為外國利益進行遊說的人,要進行登記的截止日期即將到來之際,澳洲前貿易部長羅柏(ANDREW ROBB)辭去在一家和中國政府有聯繫的公司的高薪工作,他也成為坎培拉政壇最新一位這樣做的人。

羅柏2016年退出政壇後不久,就加盟了DARWAIN PORT的租賃方嵐橋集團(LANDBRIDGE),成為該集團的顧問,年薪88萬。

這位前聯邦部長確認,他已經離開這家公司,理由是「現階段,嵐橋集團不再有需要我協助的有關項目」。

羅柏在書面回答雪梨晨鋒報提問時說,他曾經受嵐橋集團授權,在一年的時間里,他一直在準備一份詳細報告,就澳洲世界級的醫療行業如何給中國公共醫療行業帶來巨大改善事宜進行調研。

羅柏說,在嵐橋集團有機會將他的報告正式提交中國有關機構之前,他們被建議說無需這樣做,因為目前澳中關係「有些中毒」,報告可能被擱置。目前的情況還是「可評論的」,未來他也許還會重回該公司。

澳洲前外交部長卜卡(BOB CARR)和前維省省長布倫比(JOHN BRUMBY)此前也都退出高薪崗位。

卜卡退出了澳中關係研究院的工作。而布倫比則退出了中國科技巨頭華為公司的董事會。

此前出台的外國影響透明度法案要求為外國利益遊說的人員進行登記。

此前,雖然報道說有證據證明,或者這些機構的創建者和中國共產黨合作密切,或者中國政黨對看起來是私有的公司進行控制,布倫比、卜卡和羅柏都堅持說,中國政府對他們工作的機構沒有實際影響。

去年,外國影響透明度法案出台,按照該計畫規定,代表外國利益影響澳洲政治的人員,需要進行註冊。推出該計畫的目的是要確保,如果有人代表外國利益進行遊說,就要先聲明。任何為由外國控制的,涉及影響政治進程的公司或智庫遊說和提供咨詢的人,都需要進行登記註冊。登記截止日期是今年3月1日。

之所以推出這一計畫,很大程度是擔心中國政府對澳洲機構施加的影響沒有進行申報,不過,政府方面消息也承認,由於圍繞該計畫運作,缺乏法律先例,而一些潛在的註冊者可能也會說自己不適用該法律,執行起來可能會面臨許多困難。

羅柏在上次大選後,退出譚保政府,此前否認代表北京工作,對自己和嵐橋集團簽署的合同也進行辯護。他說,他沒有在澳洲做生意,因此不受新計畫影響。

2017年12月,時任聯邦律政部長班迪斯(GEORGE BRANDIS)說,羅柏可能會進行註冊登記。

嵐橋集團已經確認了羅柏的離職。公司此前否認,其運營受到中國共產黨的影響,聲明說,羅柏沒有涉及公司在澳洲的政治代表事宜。(子力)

廣告 / Advertisment (AB)
前一篇文章SWM廣告收入減純利跌
下一篇文章清蒸游水東星斑 肉質幼嫩甜美 原汁原味 家家戶戶年年有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