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有100個極端右翼組織

澳洲大約有100個極右體體。(網絡圖片)
廣告 / Advertisement (AT)

【本報雪梨訊】基督城清真寺大屠殺血案發生後,澳洲當局鑑於極右激進分子對本地有著越來越大暴力威脅,而會倍加監控,但有消息人士披露,澳洲大約有100個極右體體,更有人指出實際上是在等候右翼極端人士作惡的事件發生。

澳洲警方及情報機關繼續深入調查,被控涉及基督城清真寺連環槍擊案的澳洲男子塔蘭特(BRENTON TARRANT)的背景,其中更特別會聚焦於塔蘭特,在東歐遊歷的過程。

報道指出,極右團體雖然在東歐表現較強,但目前仍未清楚塔蘭特是否與澳洲本地任何的極右組織有關連。

自2015年的「反伊斯蘭奪回澳洲」示威遊行之後,極右勢力便穩定地成長,數以十計的中型規模組織,通過社交媒體「臉書」來散播其主張。

極右組織包括「聯合愛國者陣線」及「澳新抵抗」,例如由NEIL ERIKSON所成立的「民族主義者起義」便曾在2017年,於墨爾本一間酒吧稱呼前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為「猴子」,這個有超過10萬個追隨者的團體,經常會發表反伊斯蘭的內容。

ERIKSON否認認識塔蘭特,並指出極右社區並沒有任何人在上周五大屠殺血案發生前,曾經聽聞過塔蘭特的名字。

執法機關消息人士指出,他長時間以來都相信下一次的大型恐襲行動,將會是澳洲的右翼極端分子所為。

消息人士說,當你分析個中的邏輯,涉及右翼分子的襲擊事件,通常都是有最多的人數,例如美國的大多數恐怖分子襲擊,都是與極右組織有關。

消息人士認為,追查極右團體的工作雖然做得不足夠,但要找到塔蘭特卻非常不容易,除非他犯錯。

另一個消息內人士指出,除非澳洲當局能夠全面監控,很多極端分子及罪犯進行連繫的互聯網「暗網」,否則便難以發現好像塔蘭特這樣的人。

此外,目前正為協助脫離極右環境的團體「離開澳洲」工作的不具名人士披露,他曾告訴聯邦及省領地政府,需要更多留意右翼極端主意。

他說,這是澳洲本地的一個很大問題,在過去數年,我們祗是憂慮伊斯蘭恐怖分子,惟卻有著一個大缺口,不幸地,我實際上是在等候這類事件的發生。

他透露,他知道澳洲大約有多達100個極右團體。

全球知名的激進化問題專家MICHELE GROSSMAN表示,右翼組織雖然存在已有數十年時間,但最近才變得更為有組織,並在現今的極端觀點下,有著更為「放縱的環境」。

這位在DEAKIN大學工作,並與省份及聯邦警察合作的學者說,我現今預料將會看到,右翼組織將會受到櫪大的注意,因為大家都在積極考量,涉及石翼極端主義所帶來的風險和威脅。

GROSSMAN認為,縱燃當局對來自右翼極端分子的關注,將會較伊斯蘭分子恐怖主義的注意力還要大,但好像塔蘭特這類暴力右翼極端主義分子卻難以發現,因為這些極端分子不但單獨或以非常細小的細胞組來行事。(嶲文)

廣告 / Advertisment (AB)
前一篇文章戴理反亞言論扭轉工黨優勢
下一篇文章澳房屋市值瀉1330億跌勢速